第二一一章:化雨成剑,拍案升堂
作者: 新兵扛老枪更新时间:2018-10-24 17:16:15章节字数:5138
    “呵呵,胆子倒不小。”

    冷笑声中黑影微微晃动,身形似乎与淅淅沥沥的阴雨结合,愈发模糊不清。此时不要说普通人,即使修行者也难以把握其准确位置,方笑云就不说了,无数次尝试以灵识锁定对手却徒劳无功,巫师专修魂道,大多数时候能够凭借对神魂波动的感应破除掩饰之法,然而在黑影这里,那种波动伴随着无数雨丝淅沥落地,再如烟云升到空中,循环往复,无从把握。

    皆天地之力,循自然之功,赤目唯一能断定对方就在那块三丈方圆的地方,却不能肯定他究竟在何处。这种情况想要实施攻击倒也不是不可以,一把大火烧过去便可,或者像巨灵王那种超级长刀横切竖砍,逼迫对手,然而无论是中级以上法术还是大号武器,蓄势掐诀在所难免,对方又怎会老老实实干等着不动。

    高手过招,一着不慎便可能落败甚至丢掉性命,对着这种怪物,历来崇尚进攻以至于给人以“莽夫冲动”印象的方笑云都不敢轻动,万万没想到那个看似有些懦弱畏战的胖墩儿会突然爆发。

    正因为如此,黑影颇有些淬不及防,好在其灵识一直放开,才没有真的被人偷袭得手。

    巫师尚且无能为力,失去宠兽的驭兽师能做什么?在场人人心里抱着这种念头,黑影对曲亮亮的防范也是最低。然而接下来,曲亮亮再度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只见其身形突然暴涨至,卷着狂风冲进到那块地方,好似一块旋转的黑布将其中一块地方包裹在其中,再狠狠一收。

    “你居然能看破本座真身!”

    断喝既有意外,同时透着愤怒,众人耳边忽听一阵疾雨落珠,随即化作针刺锥啄之声,再往那边看去,一颗颗光珠穿透出来,好似千万支利矢光矛。

    万千雨丝尽数化作剑气,眨眼间,黑幕千疮百孔,伴随着驭兽师痛苦的嚎叫。其中一颗雨珠从赤目的脸颊边掠过,带出一道血槽,并且在耳朵上穿了个洞。

    到底怎么回事?

    巫师尚未从懵懂之中清醒,耳边传来第三声咆哮,方笑云出击的动作快如闪电,全身上下黑烟纵横,前方刺穿黑幕的雨丝飞射过来,刺入黑烟中仿佛遇到火海蒸笼,嗤嗤声大作。

    两人一前一后冲入黑影所在的那块地方,转眼之间无数碰撞与火花,乍一看似乎商量好了实施突袭,实则根本不是那样。曲亮亮事先并未通知方笑云,方笑云跟进凭的是对战机的把握,没有半点迟疑。

    落在外人眼中,只见黑幕成型就被撕碎,当中徐徐浮现出一个极其高大的身影,周身上下烟云弥漫,举手投足剑气纵横,不知以何手段切近的胖墩儿衣衫尽裂,露出一身白花花的肥肉,周围是无数碎肉血条。

    别人用剑为一道两道,黑影的用剑如瓢泼大雨,驭兽师仅过一瞬就难以支撑,变成血人踉跄而退。

    转瞬即逝的机会,方笑云顶着剑气欺近到其身边,同样是黑烟缭绕周围,然而和黑影所化雾气不同,他周围的黑烟一股股成型不散,聚合之间如刀、似枪、成拳,又或是大口獠牙撕咬,仿佛是一只能够在虚实间自由切换的恶魔。

    黑烟之下再有一层红芒,看似微弱几不可察,然而当雨剑穿刺过来,便如同暖阳之下白雪快速蒸发,其中蕴含的剑气终究难以消除,落在身体表面打出一次次金铁之声。

    “这是”

    高大身形自黑烟之中感应到一股惊心动魄的气息,正在吃惊就被连砸几拳几脚,巨大的力量冲击过来,其身体表面气机聚而又散,倒飞十余米。

    闻道!

    方笑云内心暗凛,双脚踏地蹬出两片扇面泥沙,箭矢般追上。

    修行者纵然不使用法术也有气机护体,仿佛一面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护盾,不把这层气机打破,休说对其造成伤害,甚至连身体都摸不着。倒不是说这样就可以无敌,通常而言,通玄以下修行者不足以做到气机外放,普通人使用普通兵器、或者拳头依旧能造成一定伤害,实在不行用人力慢推磨死对方;等到了通玄,法力通玄意味着气机盈满,就好似凡间高手的真气护身,只不过“真气”的性质截然不同。具体到个人,修为不同、功法有别,这层气机的厚度、凝实程度存在差异,多数情况下,普通兵器很难突破,只能一点点磨去。

    此前十三血骑三下五去二将独狼杀死,看似轻松,实则因为血骑从人到兵器都与普通人不同,且需合力、借机才能做到。

    若能再进一步,迈过玄关触及道境,这层气机便如同活物拥有生命,除非体内法力耗尽,否则的话,纵然将其打散还能再度聚集,只要能缓一口气,修行者便又生龙活虎。因而大多数时候,普通人杀死闻道以上修行者,就只能将其身陷万军从中,成百上千人不惜死伤,还要做到军心无惧才有可能做到。

    眼前这位,方笑云若知他是闻道境,此次张村之行多半不能如此果断。但在此刻无法可想,既然有了机会,便只好得势不饶人。趁着对方尚未从震惊之中完全反应过来,方笑云急速跟进,左拳又刺,快如闪电。

    蓬蓬两声,拳中额头,锥持左肩,一圈波荡如潮水四方蔓延,高大身形的头颅猛地后仰,肩头一道血光。

    破法!

    方笑云内心暗喜。

    完美法器果真带有奇妙效果,铁锥在对方尚未完全散去的气机之中硬啄出一个洞,制造出实实在在的伤害。当然这也看谁使用,没有方笑云那样狂横无匹的巨力,加上瞬间狂化的加成,此番断然无法做到。

    既能伤就能杀,方笑云不给对方喘息之机,落地后身体好似弹簧崩起来,鞭腿横扫。

    “狂妄小儿,以为本座会怕你!”

    不知是因为气机不宁还是出于愤怒,高大身形这次既没有施法也不用剑,和方笑云一样挥起拳头。

    蓬!

    拳腿相交,比刚才剧烈十倍的波动轰然释放,两人身形两散,均自暗中皱眉咒骂不已。高大身形吃惊于这位侯爷的身体比传说中更加强悍,力量之大不仅能与自己硬拼,险些打断指骨。那股萦绕的黑烟诡异莫测,刚刚肩头失血的瞬间,一股虚弱的感应油然而生,竟然被吸走一部分生机。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让人联想到魔头?

    说来有点冤,倘若是方笑云刚得怨魔那会儿,高大身形断不会见之、触之而不识,皆因怨魔在方笑云体内温养已久,加上那团火的“折磨”,使得它不知不觉中有了变化,否则一旦现身天地有感,那种不为世界所容的强烈波动连普通人都能体会到,更不好说像他这样的修行高手。

    除了黑烟,他还感受到一股别样的灼烧感,若有若无一时难辨,不是发生在身体表面,而是透过气机深入体内,仿佛要把血液、甚至法力点燃。

    炼体不是炼体,修法的境界如此之低,偏偏打起来让人难受,简直是怪胎。

    在当高大身形为魔头疑惑时,方笑云同样是暗中咒骂,起初看到对方选择肉搏,让他既惊且喜,吃惊于闻道高人兼修炼体,这场战斗恐怕没法打,喜的是与高手肉搏总比斗法好,起码算得上以己之强。

    拳脚相遇才知道,这位高手不仅强悍而且奸诈,挥拳时暗藏剑气三道,在方笑云的大腿上刺出三个窟窿。

    换成旁人,三剑足以断腿三截,纵然方笑云也不好受,落地时踉跄几步方能站稳,抬头时,高大身形倒飞三丈,体表雾气弥漫的样子尽数消失,面相看去极为朴实。

    “倒是一副人模狗样。”

    心中暗骂,方笑云的动作没有停顿,他伸手在小腿一抹,将未起时忽然见对方身体如拉开的弓弦,紧接着弹回,凌空飞渡途中双手张开环抱,数十丈范围来密密麻麻雨丝横漂,仿佛受到召唤般聚集到其手中。

    一把由不知多少雨丝、多少剑气凝聚而成的三尺青锋,视线投去双眼刺痛,无法直视。

    “不可理喻,只能力服,方侯,借尔一臂立威。”

    高大身形手握长剑飞射而至,浩荡的修为终于毫不掩饰地展现出来,在其强悍灵识锁定下,方笑云退无可退,逃无可逃。

    他甚至来不及做更多反应,只是本能地举起双手。

    “升堂,登位!”

    高大身形眼前一黑,耳边听到啪的一声响。

    刑天,罚道,人铡,六扇门三圣器之中,刑天用于作战的时间与次数都是第一,相比之下,罚道更多存在与传说,用于实战的次数屈指可数,且不传人耳;人铡最初只不过是把普通铡刀,因施刑某位皇帝生灵,再由高人聚拢收敛,重新炼制后,实际上已经成为法器。

    时至今日,罚道供于六扇门,人铡由资格最老辈分最长的好好先生掌管,非刑至皇族而不示,唯有刑天,无论陆亢还是之前的人,长年用它缉犯追凶,可以说,上面的每一分气息都代表着一位大恶凶徒。

    即使白痴也能知道这件被称作管罚圣器的价值,得到后无时无刻不在琢磨如何使用,起初没有头绪,封衙期间有次因烦躁无聊想卖弄官威,无意中在朝堂之上清喝。

    “升堂,登位!”

    因为那次,刑天传出呼应,才有了后来的研究与尝试,进而有了今日之仓促应对。

    惊堂拍案,浩荡官声,顷刻间响彻山间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