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你觉得她忘恩负义?
作者: 九老板更新时间:2018-06-25 14:05:50章节字数:15154
    厉景琛将东西全部都放好,他换了衣服出来。

    他坐到她身边,拥着陆清欢,另外一只手也拿着一只烟花,和陆清欢拿着的那一只碰过来碰过去。

    陆清欢说,“现在都不是过年的那天,我们就来玩烟花,这算是在提前庆祝新年吗?”

    “你说是就是。”他就是来陪着她玩的。

    陆清欢笑了。

    ……

    陆清欢脚抽筋,从睡梦中醒过来,厉景琛被惊动,动作熟练而迅速的给她捏脚舒缓。

    陆清欢肚子有七个月大,她现在平躺着都只能看到挺起的肚子,脚和身体有些浮肿,偶尔睡觉时脚还会抽筋。

    厉景琛问,“现在好点了吗?”

    “恩……”

    “陆陆,我们就只要这一个孩子吧。”

    “恩?”

    厉景琛,“孩子多了吵闹得很,有一个就够了。”他也舍不得看着她这么辛苦。

    陆清欢,“你不喜欢孩子多吗?”

    “我更不想让你吃苦。”

    “我哪有那么娇气。”

    厉景琛不说话,反正他是打定主意只要一个孩子,怀着这一个,陆清欢早期是又吐又累,到现在又时常脚抽筋,他恨不得取代陆清欢。

    “生气了?”

    “没有。”

    “狡辩。”陆清欢脚已经缓过来了,她摸着肚子,似乎是想起什么,她问道,“我上次让你给宝宝取名字,名字你想好了吗?”

    厉景琛动作一顿。

    他说,“快了。”

    陆清欢笑出来,“你都快把书房里的字典全部都翻一遍了,还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

    厉景琛,“他是我们的孩子,名字自然是要最好的。”

    陆清欢,“那你可要快点想,爷爷和老爷子两人都想要给他取名,晚了你就没有机会了,虽然我对爷爷说过,你要给孩子取名,但我看他的兴致很高。”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了。”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不老实。

    看时间才四点。

    陆清欢和厉景琛就又睡了。

    ……

    上午。

    厉景琛陪着陆清欢到医院做检查,胎儿情况良好。

    离开医院,厉景琛接到韩助理电话,是公司的事情。韩助理把陆清欢让他做的事情都完美做好,陆氏公司股份有不少到了陆清欢的手里。

    陆清欢让韩助理管理陆氏股份。

    而且之前陆清欢对韩助理的印象就很好。

    她也知道,韩助理要是没有什么拿不准的事情,他是不会轻易来打扰厉景琛。

    陆清欢说,“公司有事情,你就过去看看,反正我也检查过了,我坐车回去就可以,你快去公司吧。”

    厉景琛,“我先送你回去。”

    厉景琛叮嘱,“不能乱跑,知不知道?”陆清欢乖巧点头,看着陆清欢进到家门,他才离开。

    等厉景琛一走,陆清欢就拿出手机,对着宋东庭说,“三哥被韩助理找过去了,你快说拍卖会是在哪里,我要去看!”

    宋东庭秒回,“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去,我把地址发给你,到时候我在门口等你。”

    收到地址,陆清欢让下属开车过去。

    一开始下属听到陆清欢要离开的话,下属是迟疑的,不过陆清欢说,他们要是不开车送她,她就自己出去打车,吓得下属赶紧去开车。

    要是让陆清欢真的到外面去打车,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负不起这个责任。

    不敢负,不能负。

    拍卖会是宋东庭告诉陆清欢的,规模比较大,场合也较为正式,宋东庭去过几次,拍回来一些好东西,而且这个拍卖会拍的金钱一半是要用去做慈善,不管是冲着东西去的,还是冲着慈善这条明目去的,到拍卖会上去的人是越来越多,规模自然也就越来越大。

    拍卖会地点是市中心的一个酒店。

    陆清欢下车,宋东庭过来,“你可算是来了,里面都开始了,我看中的那个瓷器排在24号,现在还没有出场,我给你的展示本你看了没有,有没有什么想要拍卖的?”

    “你给钱吗?”

    宋东庭,“别闹,你是缺钱的人?”

    “你要是想拍东西,三哥还能不让你如愿?”

    陆清欢摆手,“你忘了吗,我来参加拍卖会没有告诉三哥,他又不知道我来了。”

    宋东庭,“行行行,你今天看中什么,你就举牌拍,我一定负全款。”

    “这还差不多。”

    拍卖会的展厅形同一个会场,最前方是拍卖人和东西展示地,下面就是座椅,有好几个区。

    宋东庭径直带着陆清欢到了视野最好的那一个区。

    陆清欢说,“我看你没少过来这里吧,你都是这里的会员了,哎会员好像是要拍几千万才能够得到一个名额,你又能坐到这个位置,几千万都还是小数。”

    宋东庭打哈哈,“我个人的小爱好,你别跟我说话,你快看东西。”

    陆清欢,“42号的这个瓷盘还挺不错,是青花的吧?”她看底下的介绍,还真的是青花,恩……买回去装果片,想想都让人很有食欲。

    宋东庭,“你喜欢?”

    “恩,它挺不错的。”

    “那就把它买下来。”

    宋东庭花了三百万把他要的那个瓷器拍下来,并没有多少人和他抢,没过多久,就到陆清欢想要的42号。

    主持人介绍,“这件拍卖品,是珍藏家林先生拿出来的宝物,它全称名是明永乐青花花卉缠枝莲潘瓷盘,起价50万,10万起拍。”

    “100万。”

    宋东庭举牌子。

    “120万。”

    “130万。”

    ……“300万。”到了一百五十万时,就没有多少人竞争,因为这虽然是青花瓷,但它是一个瓷盘,观赏价值没有别的青花瓷好。

    宋东庭喊出,“400万。”

    没有人再加价。

    台上的声音传来,“400万一次,400万两次……”

    “450万。”一道女声响起,陆清欢看过去,她就看到一个熟人,安以柔。

    陆清欢挑眉。

    安以柔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遇到陆清欢,她没有想拍东西,她不过是跟着别人来的,但她不小心看到宋东庭,还有和宋东庭一起的说说笑笑的陆清欢,安以柔立刻就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这边。

    宋东庭在拍这件青花瓷时,他还时不时的就和陆清欢说话,很明显这件青花瓷,是陆清欢想要的。

    安以柔当然得要找茬。

    陆清欢,“500万。”

    安以柔没有想到这次出价的人是陆清欢,不是宋东庭在拍吗,安以柔以为陆清欢没有钱才让宋东庭拍的。

    拍卖会的规矩,谁出价谁给钱。

    安以柔,“550万。”

    她就是不想让陆清欢那么顺利的得到。

    陆清欢淡然,她声音干净,喊道,“一千万。”

    安以柔咬牙,“一千……”她喊不出来了,因为她没有俺么多的钱,以前可能还会拿得出来,但现在她嫁给萧潜,萧潜不过是给厉衡打工的,安以柔自己有的私房钱都被她挥霍得差不多,一千多万,她拿不出来。

    最后,安以柔只能听着陆清欢一千万把东西买下。

    宋东庭见过安以柔,他对她的印象不怎么好,“四五百万能买来的东西,硬是因为她,被抬到一千万,她这个麻烦精。”他对把东西送上来的服务员说,“钱从我账上划。”

    陆清欢,“不用,我自己来。”

    陆清欢给出一张卡。

    宋东庭,“三哥给你的零花钱?”

    陆清欢被他的话逗笑,“不是,是他公司的分红。”陆清欢也算是厉氏集团的一个小小小股东,当初他们在一起时,厉景琛就给了她厉氏股份。

    宋东庭,“我还以为我能为你一掷千金。”

    陆清欢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宋东庭立刻怂了,“开玩笑的。”

    宋东庭接下来又拍了两件东西。

    等拍卖会结束,陆清欢就准备拿着东西回去,离开时,陆清欢被人叫住。

    “清欢。”盛西爵站在陆清欢面前,身形挺拔,“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陆清欢,“是你,好久不见。”

    盛西爵和陆清欢说着话,宋东庭看了看,他对陆清欢说,“我到旁边打个电话,你们先聊。”打电话是个借口,宋东庭就是看陆清欢和盛西爵有话要谈,他给他们一个单独谈话的场合罢了,不过宋东庭不放心把陆清欢一个人留在这里,陆清欢还挺着大肚子,所以他只好到旁边站着等候。

    盛西爵说,“我不知道你对拍卖会还有兴趣。”

    “凑巧过来看看,最近这段日子被他们堵在家里,有点闷。”

    “应该的,你肚子这么大,让你到外面来,谁都不会放心。”

    陆清欢问他,“你找我有什么事要说吗?”

    盛西爵微微愣住,“为什么你说我有事找你?我们只不过是碰巧遇见的而已。”

    陆清欢,“你看着我的目光里带着愧疚,西爵,我还是有这点眼力劲的。”

    盛西爵叹气,“瞒不过你。”

    “我确实是找你有事,本来早就应该跟你说,但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你和顾家的事情我听说了,顾家中的人都很好,你回去会得到他们的疼爱,陆家你不用再去理会他们,还有,你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心,因为那不值得。”

    盛西爵不想让陆清欢为陆家的所作所为伤心。

    陆清欢轻轻点下头,“我不会。”

    “你是要找我说什么?”

    盛西爵,“清欢,对不起。”

    “你干什么对我说对不起?”陆清欢不解,随即反应过来,“跟你要对我说的话有关吗。”

    “是的。”

    盛西爵说,“我为我父亲给你道歉。”

    “清欢,你当初被陆家丢失,把你带走的人是我父亲,我父亲当时想要把你送人,我可能没有告诉过你,我父亲当年在帝都犯了不少的错,他行事肆无忌惮,他不断的用美色和利益诱惑他人,那时候他名下就有一个专门培养女人和女孩的生产线,你当时是在我父亲要送人的名单上,只不过后来出了车祸,我父亲和母亲双双死亡,而你逃过一劫,你被送到医院治疗。”

    “我知道父亲做得不对,如果我不告诉你这件事,你也不会知道,但我不能欺骗你,所以就算你听了可能会对我迁怒,感到憎恨,我也无怨无悔。”

    “爷爷知道我的性子,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过多谈论父亲的事,我能查到你是当年那个跟我父亲母亲一起出车祸的人,还是因为你在我父亲的名单上,不过我已经把那张名单烧了,不会再有人知道。”

    听着盛西爵的话,陆清欢脑海中闪过一些片段,当时她是在做梦,梦中的场景就是她出了车祸,旁边还有死人,陆清欢以为那么梦,没有想到它都是真的。

    陆清欢没有怪盛西爵,盛西爵不是他父亲,陆清欢不觉得能被她当成是朋友的人会像盛光韬一般恶劣。

    盛光韬也因为他做过的事死亡。

    算是得到报应。

    盛西爵也是主动把他查到的事情坦白告诉她,在陆清欢看来,盛西爵对她,是真的是赤子之心。

    陆清欢,“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西爵,我没有怪你,你不是你父亲。”

    “但我仍然很抱歉,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被带走……”

    “没有你父亲,也会有别人,我眼里容不下沙子,所以对你父亲,我不会原谅他。”

    “这是他应得的。”

    盛西爵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告诉陆清欢他查到的事情,陆清欢要不要选择去原谅他父亲,是她的自由。

    盛西爵,“我把事情跟你说了,我心里也算是有一番了结,清欢,我以后是要回金陵继承盛家,虽然也会来帝都,但不会再像之前那样频繁,不过你要是有什么需要,你都可以来找我,我不会推辞。”

    陆清欢,“我知道。”

    盛西爵问,“那么我们以后再见,不过,清欢,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没有和我一刀两断。”

    说实话,他在想要告诉陆清欢之前,他是曾担心过。

    陆清欢,“你是我朋友。”

    盛西爵笑了笑,“是,我们是朋友。”虽然在他心里,比起朋友,他更想成为别的,不过这种事他还是不要说出来了,免得让她为难。

    ……

    盛西爵离开,宋东庭就过来了。

    宋东庭没有问他们谈了什么,他和陆清欢并列走出去。

    安以柔远远的看着他们离开,双手握紧。

    安以柔只能嫁给萧潜那样的小人物,陆清欢却能嫁给厉景琛,她现在更是怀着孕,又是顾家的人,而自己会变得这样,她知道这都是因为陆清欢。

    她不敢再在背后对陆清欢做些什么,所以她只能像今天这样,给陆清欢找点小茬。

    只是这点小茬,在陆清欢眼中兴许都是不能摆上台面的。

    多么可悲。

    安以柔想到之前她回国时的雄心大志,再回首看看现在的日子,她嘲讽一笑。

    ……

    上车,宋东庭把陆清欢送到南苑他才回去。

    回到家。

    陆清欢把买回来的那个青花瓷盘洗干净,然后从冰箱中拿出水果,洗干净放到上面,水果晶莹剔透,泛着水光,而瓷盘也透着亮色,相互映衬着,很是好看。

    陆清欢满意的点头,“不愧是用一千万买来的东西,效果就是不错。”

    ……

    陆氏集团。

    陆笙儿下班。

    前台叫住了陆笙儿,“大小姐。”

    即便最近陆家和陆清欢的事闹得轰轰烈烈,陆清欢手里更是握着公司不少股份,前台小姐们都在心里感叹陆清欢的好手段,不过感叹归感叹,她是公司的员工,公司有什么事,她还是得告诉陆笙儿。

    谁让他们都得在陆氏公司讨生活。

    陆笙儿,“什么事?”自从陆苏两家取消联姻,陆家就更势单力薄了,为了稳定人心,和麻痹被苏谦成抛弃的事实,陆笙儿已经很久没有睡个好觉。

    前台小姐,“大小姐,其实,公司最近来了几个说胡话的人,他们说他们是二小姐……不是,是曾经抚养过陆清欢的人。”

    “一共三个人,一个父亲,和一儿一女,我刚开始以为他们是在说胡话,但后来我发现他们说得有鼻子有眼。”

    陆笙儿疲累的揉了揉手腕,说道,“我们公司不管陆清欢的事,要是他们还来,你就让保安将他们扔出去。”

    一听人提到陆清欢,陆笙儿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前台,“可是他们说他们是姓李,而且还是从安城赶过来……”

    陆笙儿揉手腕的动作一停。

    “你刚才说他们姓什么?”

    前台,“他们姓李。”

    姓李,三个人,一个父亲,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又是从安城来的,陆笙儿忽然想到,当初陆清欢还不是顾家人的时候,陆家不就是在安城找到陆清欢的吗?

    陆笙儿听陆正南提过,陆清欢在安城曾被人收养过,收养她的那一家人,就是一个父亲和一对儿女。

    陆笙儿说,“下次他们再过来,你就把他们留下来,然后通知我。”

    “是。”

    陆笙儿忽然就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陆清欢自从来到帝都,她好像就没有回过安城,她更没有去看过收养过她的那一家人。

    陆清欢不去看他们,她就要把他们送到她的面前,毕竟,李家人对陆清欢也是有养恩,不是吗?

    陆笙儿不关心李家都是些什么性子的人,她也不用去调查都可以猜到,李家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李家是普通百姓,他们不能对陆清欢做什么,但找来给陆清欢添添堵,对此,陆笙儿就是很热衷。

    ……

    李光荣几人再次找到陆氏公司,不等他们开口,被陆笙儿叮嘱过的前台就把他们留下来。

    前台,“你们请稍等,我马上就去联系大小姐,她会下来来见你们。”

    李光荣,“那你快点,不要让我们等太久了。”

    李青青惊奇道,“没想到哥你说的法子还真的有用。”

    李福宝,“那是,你也不看看你哥是谁,你哥说有用,那就一定是有用,不过我没有想到,清欢那丫头,竟然会不是陆家的孩子,当初我还记得陆家到安城去接她的时候,还是开着豪车去的。”

    李光荣翻了个白眼,“不是陆家的孩子又怎么样,她现在的真正家人可比陆家要有地位得多,我们这几天不是在帝都打听过吗,陆家跟那顾家相比,完全就没有什么可比性,人家一指头过来就可以随便碾死陆家了。”

    “我们不敢去找顾家,就只能天天来守着陆家。”不然,他们就真的只能怎么来的,再怎么回去。

    李青青是越听越羡慕,嫉妒,她恨不得代替陆清欢,不过她也只能想一想,陆清欢是真正的豪门小姐,李青青想要过好日子,她还得去巴结陆清欢,只要她能有巴结到陆清欢的机会,现在陆家愿意见他们,李青青何愁找不到机会。

    陆笙儿下来。

    助理指着李光荣三人,“那三个人,就是李家人。”

    陆笙儿能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他们的贪婪,她扬起唇角,笑容诡异。

    陆笙儿走过去,“我是陆笙儿,也是之前被你们收养过的陆清欢的姐姐。”

    ……

    李光荣李福宝和李青青三人一脸拘束的坐在椅子上,陆笙儿坐在他们对面,她说,“别客气,你们想要吃什么都可以点。”

    陆笙儿在公司对他们介绍过自己后,她就带他们来到这个餐厅。

    餐厅是真的很豪华,几人走进来都透着紧张。

    李青青看着周围,眼中闪过贪婪,这样的日子,如果她也能有,那该多好。

    还有那些出入的男人,随便哪一个都比她在安城睡的男人要有钱得多。

    李光荣和李福宝看着菜单,他们都被菜单上的价格吓到。

    一杯饮料都要上百元,更别说那些菜了,随便一道都要几百上千。

    这,这一顿下来,得上万吧。

    李光荣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有钱,这些人真是太有钱了!当初他还因为陆正南给他的那点钱洋洋得意,觉得那已经是一笔大财富,没想到那点钱人家根本就看不上。

    陆笙儿将他们三人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她眼中划过讥笑。

    不过她脸上还是温柔的说,“你们只管吃,我付钱,不怕你们吃多了。”

    李福宝舔了舔舌,“你这样大方,我们就不跟你客气了,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李光荣将菜单抢走,“兔崽子,你别一个人在这里点,你老子我都还没有点,你等老子点完了你再点。”

    李福宝撇嘴,“你点就你点,我看你能吃多少。”

    李青青心里觉得李光荣和李福宝的行为很丢脸,所以她就没有凑过去,虽然她也很想点菜。

    周围有人看过来,都很好奇陆笙儿这样一个明显很有教养的豪门小姐和李光荣这三个行为粗鲁的人的搭配,不明白他们怎么会凑到一起。

    陆笙儿不在意。

    反正最近陆笙儿没少被别人看,被别人嘲讽,现在只不过是几个视线,陆笙儿一点都不在意。

    陆笙儿不在乎,李青青倒是很在乎。

    李青青能感受到那些人看过来时对他们的鄙夷,其实她也觉得李光荣和李福宝的行为很丢脸,但以前李青青一直都是被他们又打又骂,就算觉得他们丢脸,李青青也只敢在心里埋怨,嘴上是一点都不敢说。

    李青青努力学习陆笙儿的坐姿,只不过学得不伦不类,陆笙儿看着李青青,她嘲讽的笑了。

    其实李青青长得不错,是那种男人们都喜欢的柔柔弱弱的类别,只不过她的眼睛很市侩,让人一看就觉得李青青的功利心很强。

    陆笙儿温声问道,“你是叫青青吧。”

    李青青,“对,我叫青青,你看着真优雅。我从帝都听到一些消息,在我看来,陆清欢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明明你这样好,她还那么污蔑你,要是可以,我真想叫你一声姐姐,清欢不惜福,我惜福。”

    陆笙儿似笑非笑的问,“你觉得她忘恩负义?”

    ------题外话------

    剩下没有多少内容了,很快能完结。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