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我成全你
作者: 八月萑苇更新时间:2018-06-25 14:09:40章节字数:4398
    秋之南心中一寒:“你我之间的恩怨,为何要牵扯他人?你今日斩尽杀绝,不留余地,待天界知晓,绝不会容你。那你所做的一切,又有何意义?”

    “呵,”心宿冷笑一声,“天界容不下我,我可入魔界。你以为,我还想回去做那个小小的心宿之主,受那么多条条框框的约束?我屠幻蝶城之时,就已经和天界一刀两断了。”

    她目光落在眼前的净水湖上,虽然她已不是秋之北,可她毕竟曾以秋之北的身份活过,那些爱憎,她统统承受了一遍,净水湖对她而言自是意义不同。只不过,今日之后,这净水湖将会染上血腥,从此变得污秽不堪,灵湖再也不复存在。而她所有的情,也会在此彻底斩断。

    复又看向秋之南,以箭相指:“此战后,你我两世恩怨方得终结。日后,无论你转世为谁,是否重回天界,都与我再无干系!但今日,你必死无疑!”

    秋之南未答,蓝漠却忽然不发一语地挡在她身前,对秋之北拔剑相对。

    秋之北微微眯起眼睛:“蓝漠,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之北,”蓝漠开口,嗓音有几分干涩,“我无法再看着你错下去了。今日,我必须要阻止你!”

    秋之北嗤了一声:“怎么?到此刻你反倒装起好人来了?蓝漠啊蓝漠,难道你忘了,是谁协助我屠了幻蝶城?是谁,引了隐长老前来,让我能够一击取胜?又是谁,助我画出了那个灵魂互换阵……”

    “别说了!”蓝漠近乎暴躁地打断她,澄澈如湛蓝天幕的眸子里,瞬息万变,如黑云翻卷。

    “为何不让我说?敢做,却不敢认吗?”

    蓝漠看着她,眼神极为复杂。

    半晌,似下定决心,扭头看向秋之南,在她愕然的目光里,一字一顿道:“没错,她说的那些都是我做的。”

    之北,事到如今,你再次毫不留情地将我逼至绝境。若这是你想要的,你要我身败名裂,遭受万世骂名,那好,我成全你。

    ******

    蓝漠至今还记得,秋之北第一次和他说话时的情景。

    那时,他近七百岁,而她不到百岁。

    之南自幼不被父母所喜,常被赶去采集花粉,他看不惯便常去帮忙,之北偶尔也会在,却大多数时间躺在花间睡觉,不帮忙,也从不理会蓝漠。是以那时他对她完全没有好感。

    那一日,他有事耽搁,去时,花间唯有一蝶。

    他误以为是之南,便拍了拍她的触角,不想却被她怒目而视。

    他这才认出那是之北,有些讪讪地道歉。本想跟她打听之南在何处,可一想到她清清冷冷不爱搭理人的性子,就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准备自己去找。

    不料刚一转身,她却开口道:“之南不舒服,在最高的那枝花上睡觉。你若找她,可去那里。”

    蓝漠当时的心情几乎可以用受宠若惊来形容,刚准备道谢,她却又冷冷淡淡地补充了句:“别告诉我爹娘。”

    他当时不理解,后来才知道,她是在替之南做掩饰。

    接触久了,他方发觉之北并不像表面那般不近人情。

    也渐渐对她有了好感。

    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蓝漠并不清楚。

    他只知道,待他发觉时,目光已经不自觉地追随了她几百年。

    他从未将心事诉诸于口,起初是羞于启齿,后来却是没了机会。

    她爱上了旁人。

    之南留书不告而别后,他第一时间去找了秋之北。

    那时,她整个人失了魂魄一般坐在一棵树下。

    见到他,她只说了一句话:“蓝漠,我好像把我的心弄丢了,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把它找回来。”

    蓝漠的心刹那间疼得厉害,很想拥她入怀,却没有勇气。

    他失语了半晌,方鼓起勇气道:“之北,我和你一起把它找回来,无论多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许久,没有听到回应。

    他抬眸看去,才哭笑不得地发现她睡着了。

    他难得剖白心计,她却没有听到。

    有时候,他都觉得,上天是在耍他。

    他把她抱了回去。

    此后的之北不哭不笑,不吵不闹,也不怎么吃饭,像是失了魂魄的木偶一般。

    偶尔,她会出去,却也是毫无目的地乱转。

    蓝漠不放心,便常常暗中跟随,是保护,也是陪伴。

    他本以为秋之北不知道他的存在,可某一次她却忽然朝他藏身之处看过来,问道:“蓝漠,你知不知道之南的下落?”

    蓝漠面带几分尴尬地现身:“不知,她从未传回过消息给我。”

    “你能帮我找找她吗?”

    蓝漠略感诧异:“你不恨她了?”

    秋之北不置可否,只道:“她毕竟是我的妹妹。”

    她能这么想,蓝漠提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那时,他从未怀疑过秋之北的心思并不单纯。

    找到秋之南,他并未费多少工夫,因她走得本就不远。

    可他未曾想到,言逐风会和她在一起,而偏偏,他们找过去时,恰好听到房东大娘对他们的称呼——颜公子、颜夫人。两人相处的状态,亦是相敬如宾,像是真的夫妻一般。

    蓝漠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自那日起偏激了很多,不仅行事诡异,动不动便大发雷霆,目光中还多了些暗沉沉的气息。

    他甚至无意中发觉,她在修炼黑幻术。

    他出言阻止,她却可怜兮兮地恳求他帮她。

    蓝漠毫不迟疑地拒绝,黑幻术有多可怕,他比谁都清楚。

    当初,他就是因为擅自修炼黑幻术,惹来不祥之物,才重伤不愈,使得秋之南擅闯水月涧,盗取茅针花粉,险些死在溅石台上。

    如今,又怎会明知故犯?

    可秋之北却当着他的面哭得声嘶力竭,相识千余年,他第一次见她那般失态。她一字一句地质问:“我只是想要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有错吗?是不是连你都觉得,我失去他,是活该?”

    蓝漠僵直着身体,眼中一抹痛楚晕染开来,试图劝慰:“失去他,还有其他人。你何苦为他而迷失本性,糟蹋你自己?”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