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5章47 难以自证
作者: 木木狂歌更新时间:2018-06-25 14:29:42章节字数:8568
    李小森当然不是认为杀了巴鲁就会轮到自己。

    他现在压根顾不上想什么选拔优胜的事!

    因为就在刚才,从巴鲁身上,李小森感受到了一股深沉到极处、却也浓烈到极处的杀意!

    老实说,如果昨夜没听琴岚提到夜行者内鬼的事,李小森就算察觉到了巴鲁的杀意,也只会觉得奇怪,不会立刻出手的。

    这份杀气,并不是冲着李小森来的,而是冲着海洋去的。

    于是,回过神来时,李小森发现自己已经动手了,根本没时间去细想那么多的前因后果,因为在李小森的感觉里,自己如果不出手,海洋可能会被近距离突袭、杀死!

    巴鲁刚才关键时刻横移挡在海洋身前的那个动作,实在是太有迷惑性了,让格雷森都放松了警惕。

    三个月前,是格雷森亲自下令中止骑士选拔,他一直知道猎魔城的竞选人里有内鬼,但刚才他已经开始认为:内鬼恐怕是已经被淘汰的阿尔法或伊莉莎其中的一个。

    在格雷森看来,主动跑去保护神器的斯卡纳,以及关键时刻本能地挡在海洋身前的巴鲁,应该都是干净的。

    “你……你这小子……发什么疯……?”巴鲁艰难地回头,看了李小森一眼,然后倒了下去。

    倒下的时候,巴鲁眼里满是不解、困惑、愤怒、还有质问!

    别说旁人看到这样的表情的反应了,就连李小森自己,一瞬间就忍不住想:难道我搞错了?

    但很快李小森又恢复坚定,他对自己的能力,是绝对自信的。

    李小森也不后悔对巴鲁出手,虽然旁人可能无法理解,但李小森知道如果自己慢一点,海洋可能就真的危险了。虽然这场骑士选拔,最初并非自己自愿来参加,但既然已经参加了,如今又这么近地站在海洋身旁,李小森做不到坐视不理。

    “你们……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么?你们就完全没感觉到这家伙不对劲?”李小森咬牙,低沉问道。

    巴鲁的实力很强,远比他表现出来的要强。

    李小森本来是打算一记强攻式干掉他的,但在旁人看不见的巴鲁体内,李小森和巴鲁其实已经交锋过一轮,巴鲁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他反应很快,保住了一命,而且这家伙绝对是故意摆出一副无辜受害的样子。

    此时此刻,猎魔城的高手们,全都聚集而来,把李小森团团包围。

    观众席上,塔娜莎、徐文晟、修行分院的人们,也都被围住了。

    一时间火药味简直浓烈到了极点,只要一点点火星,就会彻底引爆!

    “我问,你们就一点感觉不到巴鲁这家伙不对劲么?”李小森提高了声音,大声问道。

    连李小森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杀意灵觉,实际上是非常了不起的能力。

    以能力强度而论,杀意灵觉,实际上远比夜行月族的杀意嗅觉要强!

    杀意灵觉的原理,其实有点类似战斗法师的零阶能力“无声世界”,以放弃一部分感官为代价,交换某些方面感知的极度敏锐,无声世界放弃了大量正常感官,换取到的,是看穿“能力盲点”的能力。

    李小森的杀意灵觉,则是类似的原理,暂时放弃的洞彻眼的超强瞳力,换取到的是对最深沉、最隐蔽的杀意,都洞彻无遗的感应力!

    在不久的未来,李小森才逐渐地越来越明白:杀意灵觉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以及为什么这个能力,会归入自己正开发的法术专属能力之下的子能力。

    所以就目前而言——

    是的,除了李小森,还真的没有其他人察觉到了巴鲁的不对劲,包括格雷森,还有琴岚。

    三股巨大的压力同时涌到,斯卡纳、阿尔法、伊莉莎三人,同时对出手了。李小森虽然一对一不惧其中的任何一个包括斯卡纳,但同时面对三人,还是忍不住闷哼一声,后退两步,唇角淌下一缕血线。

    一直没露面的瑞拉这时候跳出来了,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满是狂怒,嘶声尖叫着:“都愣着干什么?居然有人敢欺负到我们猎魔城的头上来,还不动手,杀了那小子,还有修行分院的那些家伙,统统给我杀了!”

    “李小森的做法,是你授意的么?”格雷森正和琴岚悄然传音,嗓音里掩饰不住的愤怒。

    站在格雷森的立场上,李小森的所作所为,简直是没办法容忍的。

    琴岚也能理解,换了一个猎魔城的人,比如斯卡纳,跑到华夏山门去,突然间出手重创了琉璃,琴岚估计自己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所以琴岚一时间没吭声,只是盯着李小森,琴岚也不知道李小森突然间的究竟发什么疯?

    现场群情激愤。

    连格雷森这样的老成持重的人,都愤怒了,可想而知其他人的反应。

    “李小森那家伙,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如果是的话,就说出来啊!”林婉站在人群里,眉头紧蹙,她很清楚现在只要格雷森一声令下,在场包括李小森在内,所有修行分院的人一个都活不了,会被群起而攻的。

    而在转播平台上,海洋怔怔看着倒在一片血泊中的巴鲁,这才终于回过神来。

    本来今天这场最终决胜轮的选拔,海洋是选拔内容的知情者,她也的确给了所有人一个“大惊喜”,好在神器被拔起不过是一个假象,是虚惊一场。

    但现在呢,看着被李小森放倒的巴鲁,海洋突然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被一个巨大的“惊喜”甚至是“惊吓”砸在头上的人!

    没人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包括李小森自己。

    “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说出来,否则我必须对你出手了!”格雷森胖胖的脸上满是沉凝严肃。

    事实上现场的猎魔城的众人,没有立刻跳起来围攻李小森、以及修行分院的诸人,全因为格雷森还在惊怒之中,保留了一份理性和冷静,他也想到了一点:李小森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其他人没看到的?

    正因为这个念头,才让格雷森强抑住怒火,暂时按住现场群情激愤的人群。

    但同时,格雷森也在想:琴岚都默认了,李小森的做所作为,并非她指使。

    李小森再怎么厉害,也不过就比阿尔法稍胜一筹罢了,怎么可能连格雷森、还有琴岚都没察觉到的不寻常,反而能被李小森察觉到?这才格雷森看来不合逻辑!

    还是那句话,现场没人拥有李小森的杀意灵觉,所以没人能理解李小森的所作所为。

    甚至李小森本人,现在都对自己的杀意灵觉的能力强度,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巴鲁要杀海洋殿下。”李小森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我感觉到了,所以才对他出手的。”

    “你开什么玩笑?”伊莉莎咬牙,“巴鲁已经要成为殿下的守护骑士,为什么要杀殿下,你就算吹牛也麻烦打个草稿好么!”

    “证据呢,我需要证据,否则我没办法只凭你一面之词就相信你。”格雷森低沉道。

    站在格雷森的立场上,他要给猎魔城的所有人一个交代,否则让一个外人来参加选拔也就罢了,还让一个外人杀了自己人,这让格雷森如何面对猎魔城的成员们?

    李小森说:“我没有证据,我只是感觉到了。”

    格雷森陡然提高了声音,喝道:“那就把你的感觉分享出来,让我们也感觉到!证明给我看你的判断是对的!”

    李小森咬牙,沉默。

    杀意灵觉,既然是灵觉,便有不可捉摸的意味在其中。

    这种感觉,无法分享。

    所以李小森没办法证明自己。

    格雷森长长出了口气,脸色转为平淡,挥了挥手说:“押下去,关起来。”

    瑞拉尖叫道:“什么?只是关起来?这种家伙应该就地正法,杀了他!”瑞拉因为太老而失去力量了,但她的话语影响力还在,关键是在场众人真的很想杀了李小森,因为大部分人其实并不知道竞选者之中,可能存在夜行者的内鬼这件事。

    一时间,对李小森的喊杀声,震耳欲聋。

    “这事情有蹊跷,没调查清楚之前,不能轻易杀人!”一个声音忽然在嘈杂的现场响起,说话的居然是林婉。

    林婉身旁的脏辫黑人女孩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的同伴。

    只见林婉站出来,目光直视转播平台上距离李小森最近的斯卡纳,说道:“不能杀。”

    斯卡纳身上的血纹闪烁不定,正如他此刻的目光,他凝视林婉,皱眉问道:“你和这小子认识?”

    林婉摇头:“怎么可能,我只是就事论事。”

    然而她嘴上否认,行为上的有异往常,是毋庸置疑的!

    医疗队的人已经赶到了,正在对巴鲁进行紧急治疗。

    海洋盯着李小森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了,嗓音倒是出人意料得平静,一时间把现场的喧嚣癫狂近乎失控的氛围,压平了不少。

    她很认真地问李小森:“你真的不能分享么,你对巴鲁的判断,你的理由,你的证据。如果你能证明你是对的,那你就是我最佳的守护骑士人选,但如果你没办法证明,那么很抱歉,我或许不止要关押你,我还要封锁、乃至废除你的一部分能力,以确保安全,并且给与我的族人们一个交代。”

    在有些方面,海洋其实非常狠辣,这点和风格温和的格雷森不同。

    如果换了和平年代,自然要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再对李小森做处置,但现在是非常时刻,如果对李小森一人的不公平,能够让猎魔城的成员们心气平,这样的选择海洋很清楚自己会怎么选!

    刚才神器动摇结界动荡的样子,虽然是故意做出来的假象,是第三轮考核的内容。

    但海洋很清楚,那份假象,实际上是曾经的真实——是昨天夜里,结界的确受到过的一次严重冲击的录像的重现!

    所以是的,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危险!夜行者的威胁迫在眉睫,李小森对巴鲁下杀手的事情如果短时间内调查不清楚,海洋不介意让斯卡纳先做自己的守护骑士,然后给李小森一些苦头吃,来换取猎魔城成员们的人心团结!

    “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么,怕你被直接秒了,怕自己会后悔自己的不作为,所以才出手,结果给自己找了这么大的麻烦?”李小森笑了,有些自嘲,“我反问一句,为什么非要我证明我是对的,你们能证明我是错的么?”

    说完,李小森不再看海洋,也不理会现场更加激烈的谩骂声。

    对于自己对巴鲁下手,李小森并不后悔。

    因为那不只是为了海洋,也不只是因为之前的骑士誓约,的确感动到了自己。

    李小森出手的根本理由,是因为他不想再做那个有能力、却太消极、太纠结、太被动的自己了!

    其实意志被妹妹扭曲成始祖杀手,是李小森至今为止最大的痛,随时随地提醒着李小森,妹妹多么勇敢,而自己是个多么没用的哥哥。

    李小森转过头,看向结界之外的某个方向。

    虽然隔着重重阻隔,李小森依然很确定:那个方向上,有李小茜的存在。

    依稀之间,李小森似乎真能看到:妹妹坐在空中的王座上,柳长生侍立在她旁边,另一边还有一个座位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赛丽)。

    妹妹就在那儿看着自己。

    在妹妹的身后,作为巨大背景板的,是日行者联盟的支援联军,和夜行者剧烈厮杀,血流成河的样子,在其中李小森似乎能感受到一些熟悉的气息:李幸倪、龙五、鬼剑、琉璃、羽化云、时与砂、鲁明、风铃……

    而妹妹背对那惨烈的战场,坐在王座上的看似娇弱的身子岿然不动,只静静看过来,看着自己。

    “帮我个忙,行么?”李小森说。

    这是对琴岚传音说得。

    “什么?”琴岚叹了口气。她的立场其实比较尴尬,如果这时候在那里被三名猎魔城顶尖的猎魔人联手制住的,是琉璃、羽化云、又或是曾经的柳长生,琴岚一定就出手了。但琴岚终究没经历过书院并入华夏的这一历史进程,那时候她还在通幽古路里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

    “我能保证的,是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不会有人伤害你,最终你会得到公平的对待。”琴岚说。

    “不,我不需要那样的,我也不想那么被动,不想再被动下去了。”李小森却摇了摇头,“帮我一个忙。”

    李小森接下来简短地对琴岚传音说了自己的请求。

    琴岚的脸色变得极为怪异:“你……你疯了?”

    “他们要证明,那好,我就证明给他们看好了。”李小森这一刻收回投向结界外的目光,视线回到眼下,回到现场的众人,然后李小森笑了。

    斯卡纳、阿尔法、伊莉莎三个人联手摁住了李小森。

    李小森本来是被压得不得不弯腰弓背的,好像被押住的犯人。

    但这一刻,李小森脸上挂着狠笑,一点一点,重新挺直了脊梁!

    可以听到李小森的脊椎不断发出咯咯的声音,可想而知他是顶着多么巨大的压迫力,这是一场毫无花哨的较力,较力的双方看起来完全不平衡,一个是三级暗裔战法李小森,另一方则是三名职业六级的顶尖猎魔人。

    斯卡纳自然感受到了李小森身上迸发出的挣脱的力量,哼了一声,沉声说道:“不要逼我杀你!”

    李小森咬牙狠笑:“你大可以试试!”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