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沉睡的茧 7300 (求订阅)
作者: 阴天神隐更新时间:2018-06-25 14:58:17章节字数:10354
    星坠837年,十月一日,迈克罗夫世界外侧,圣山战舰,荣光要塞,‘圣者之眼’观测所中心控制区。 .

    一如既往,十几位精锐圣职者此时正在三百六十度全透明的光幕观测舱中,以最为认真的态度工作。

    作为以整个远海圣山为本体的巨型虚空战舰,圣山要塞的观测中心控制超过两千五百个各式各样的观测法阵和镜头,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自动阵路运行,只有数百个比较重要,可以进行远程虚空观测的高级镜头需要专业人员三班倒,昼夜不息的手动操作。

    主控室中,一道道信息回馈和报告被发出和接收,圣职者井然有序的工作,整个迈克罗夫世界周边的虚空没有丝毫异常。

    直到那一刻为止。

    “区间171发生大规模时空变动!”

    观测所主控室的某个光幕观测舱中,突然发出了尖锐的红色警告,控制观测点的圣职者惊恐无比的注视着眼前在虚拟光幕中急速扩大的阴影他毫不犹豫的发出了代表着‘虚空灾难’的大型危机预警信号,然后将眼前阴影转发给了中央观测台。

    顿时,所有观测人员都看见了,在距离迈克罗夫世界并不远的一处虚空中,有一个巨大的时空漩涡正在急速的成型,它令时空乱流塌陷,化作漏斗,恐怖无比的引力扯动周围的一切,让无数在虚空中漂流的异界物质朝着它汇聚而去。

    短短数十秒内,它核心处的引力强度就达到了标准重力值的九百亿倍,而且这个匪夷所思的数值仍在以疯狂的速度增加,在场的所有圣职者都怀疑自己的眼睛除了问题,多看了几个零,但无论数几次,那已经突破千亿的数字都没有任何改变。

    “虚空结构被扭曲了……看不清楚。”

    观测所主控室的领导者,一位极意级的大祭司眉头紧皱,他原本是‘智慧与选择之神’在东部平原的大祭司,但为了圣山要塞的建立,他抛弃了在东部平原安逸平和的生活,来到虚空中任职。现在,他正在操控数十个虚空观测点观察远方的引力旋涡,但却总是无法真切的看见那里的实景。

    过于恐怖的引力,甚至能让光都剧烈扭曲,通过魔力和各种辐射波动进行观测的法阵,自然也没有办法例外。对此,这位大祭司只能无奈的下令:“或许是某个古老的虚空巨兽将消息发送出去,通知其他观测所还有埃达灰岛,我们需要进一步的指示。”

    “要塞的航线需要变动吗?”

    “那不是我们的工作。”

    虚空并非是平静的安全之处,自从迈克罗夫人接触虚空以来的七百多年,他们观测到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时空乱流风暴,它们或许是自然的虚空现象,或许是某些虚空巨兽活动产生的余波,在圣者之眼观测所并不算漫长的历史中,七神教会甚至观测到过远方的两个世界在一次剧烈无比的虚空风暴中互相撞击,并且合并为一。

    相比起那一次浩大到让整个时空界域都翻涌起海啸的狂乱风暴,这次突然出现的时空漩涡也就不足为奇,但和发生在远方的风暴不同,这个时空漩涡距离迈克罗夫世界实在是太近,为了世界的安危,原本职责就是巡游周边时空的圣山要塞需要立刻做出选择。

    是继续在远方进行安全却模糊的观测,还是冒着风险,近距离探查时空漩涡的实情?

    选择很快就做出。伴随着一道圣洁辉煌的光芒闪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就这样出现在观测室中央,他眉头微皱的看向那个已经不再扩大,但却依然将周围的虚空搅动的不得安生的漩涡,然后点了点头。

    “干得不错,继续维持观测。”

    他如此说道:“我们靠近一点看。”

    随着真正领导者的到来,整个巨大的圣山要塞便开始转向,朝着时空漩涡飞去,而在场的众多圣职者也不在不安,因为教皇伊格尔已经亲自降临。

    很快,全速前进的圣山要塞便来到时空界域的边缘处,漩涡的引力范围外侧。

    所谓的时空界域,是两百七十年前,某位西山宫廷师在观星时提出的概念。他认为,为了更好的观察虚空中的诸多星辰世界,就应该规范观测的范围和尺度,为此,他以迈克罗夫世界为中心,将迈克罗夫世界自身发出,可观测的时空波动所能抵达的极限作为边界,确定了‘时空界域’这个概念。

    每个时空界域,都是以某个显眼的星辰世界为中心划出的区域,而时空漩涡正位于迈克罗夫时空界域的边缘处,圣山要塞来到此处后,便放缓了速度,以免自身卷入漩涡的引力影响范围内,与此相对的,巨大的山峰战舰放出了众多如同棱镜一般的魔能观测器,开始近距离的探查漩涡的实情。

    他们立刻就发现了,位于时空漩涡中心处的那颗‘银色的巨茧’。

    “应该是蛋吧?”有人提出了质疑,但这种字眼上的不同并不重要,总而言之,所有人在看见那个约莫五十米高,但如今似乎正在逐渐坍塌缩小的完美球体时,心中都不禁生出一种震撼感,那是一种纯粹的力量和秩序美,仅仅是存在,就能让周围的时空为之变动。

    教皇伊格尔也不禁点了点头,即便是以他的实力,也无法从这个银色球体上找出任何弱点和瑕疵。不过很快,老教皇就隐约发现,那个巨茧周围萦绕的银色光雾,他似乎有点熟悉……这个巨大的引力波动,好像的确在某位熟人的身上看到过。

    “难不成是……”

    心中冒出一个可能在加上那个人前段时间的确前往虚空,最近还没什么消息,伊格尔的心中顿时就了然,他看向时空漩涡中那个巨茧的眼神不在怀着戒备,而是充满着无奈。

    总是弄出些大新闻。老教皇如此想到,然后摇着头,对着身旁,认定这巨茧是某个虚空巨兽蛋的大祭司道:“差不多可以取消最高警戒了。总而言之,这东西不是威胁……准备开始进行回收工作。”

    “是的,冕下。但是……这东西应该怎么回收?”

    大祭司恭敬的鞠躬,表示服从指令,但他却疑惑应该怎么进行回收工作,毕竟所有人都看见,这个巨茧的质量极其恐怖,周围的引力变动甚至能够扯碎最为坚固的世界残骸陨石那可是能锻造圣剑的原材料之一。

    这种事物,只要稍稍靠近,整个圣山要塞估计都要受到重创,更别说收纳了。

    “还能怎么办?”

    对此,伊格尔叹了口气,他活动了下手脚,摇头道:“当然是我亲自出手。”

    顿时,便能看见,辉煌的圣山要塞中,飞出一道并不显眼的辉光,它笔直的飞出,无视周围的任何时空变动,朝着时空漩涡的中心处‘直直’的飞去。

    而时空漩涡中央。

    钢之蟒卡尔利斯也看见了那个急速靠近的光芒人形,以及对方手中持有的纯白权杖。

    “是圣贤的气息。”

    它颇为振奋:“应该是可以交流的存在。”

    钢之蟒的存在形态,是远超于一般生物的,它们完全由纯粹的钢与火之力组成,是最高等级的生命。一般生物,即便是实力再怎么强大,只要没有身怀钢之力,亦或是灵魂升华至最高的境界,甚至看都无法看见钢之蟒,更别说交流。

    卡尔利斯知晓这点,但因为乔修亚曾与它说过,迈克罗夫世界中有着和他同样持有圣贤传承,可以和钢之蟒交流的人,所以它才会在原地等待,不然的话,它早就回自己的世界。

    至于乔修亚的安危……卡尔利斯认为,谁才是需要注意的一方,还真的不好说。寻常智慧生命只要还有脑子,就不会轻易的对一个可以扭曲周围虚空的银色不明物体出手,与其在意那个战士的安全,不如警告那些不明所以的周边文明,让他们别随便靠近这个危险地带,免得白白丢了性命。

    而教皇伊格尔在突破重重引力封锁,来到银色巨茧周边时,便惊讶的发现,在这应该是乔修亚化身的巨茧周边,正徘徊着一个伟大的意志。

    是世界意志!

    前段时间,他刚刚与众多传奇和诸神联手,将迈克罗夫的世界意志彻底封印,对于钢之蟒这种伟大的意志伊格尔自然不会陌生,但还未等他搞清楚,为什么乔修亚身边会有一个世界意志陪伴时,那个朦朦胧胧,似乎只有意志在此的钢之蟒却率先开口说话了。

    “持有圣贤权柄之人。”

    它如此说道:“你应该就是乔修亚曾经说过的那位强者,他的友人吧。正如你所见,这个银色巨茧就是乔修亚化身而成,前段时间,他与我一同前往虚空深处,完成另一个世界意志的委托,但在归来之时,应该是他的实力抵达到某个界限,便突然有了这般异变。”

    卡尔利斯其实也能猜出乔修亚当时的想法。

    在和法特洛尔维,那个篡夺权柄之人的战斗后,战士虽然疲惫无比,但很明显有了极大的收获,那个时候,乔修亚的气息就有些许不稳,但却被他自己压抑了下来。为此,他选择立刻离开西伯雅世界,没有丝毫停留,但在离开的那一瞬,他们却正好遭遇了虚空大漩涡的惊天异变,无数创始之初的原始钢之力汹涌而来,强行给乔修亚灌注了一大股能量,为他填满了最后一丝空余。

    那个时候,乔修亚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蜕变马上就要到来,所以他也马不停蹄的全速朝着迈克罗夫世界回归,但可惜的时,他中途还是被大漩涡的异象耽误了太长时间,以至于战士还没有回到安全的场所,蜕变便无可抑制的到来。对此,他也只能嘟囔一句‘时间不对’。

    但其实这也不算最坏的情况,因为倘若乔修亚真的在迈克罗夫世界周边开始蜕变,展开恐怖的引力领域,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世界,过于强大的引力波动说不定会穿透世界壁垒,让世界内部出现种种异常。

    卡尔利斯也不管眼前的光芒人形能不能听懂和了解,就干脆的将自己的猜想和看法一股脑的道出,至于在西伯雅世界的遭遇,钢之蟒懒得自己开口,便大致叙述一下,然后将一切都留给乔修亚醒来之后再谈。

    差不多将情况交代完毕后,卡尔利斯便这样干脆利落的离开,朝着自己的世界飞去,独留还没来得及开口,满肚子疑惑的教皇伊格尔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银色巨茧。

    “……什么情况?”

    他能看出之前那个离开的世界意志似乎认得自己手中的纯白权杖,所以态度不错,应该是昔日和圣贤有所联系的钢之蟒,但还未等他开口询问情况,对方就直接走了,没有丝毫顾忌和留恋,看上去是十分放心乔修亚的安全。

    也的确应该放心。

    伊格尔将视线转回,他看着眼前的银色巨茧,感觉的确异常棘手,他觉得即便是一头暴躁无比的虚空巨兽,恐怕也只能绕着对方离开。不过归根及底,伊格尔是传奇巅峰,迈克罗夫世界的人间之神,这能让绝大部分强者都束手无策的巨质量钢之力核心,于他而言并非无解。

    一道道环形的符文,从难以看清面目的光之人形体内蜂拥而出,在短短数秒内,数以百万计金色的‘隔绝符文’便已经在银色巨茧的外侧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符文球体,在老教皇的力量支撑下,这几乎没有重量的符文球体并没有被银色巨茧的引力撕扯的崩溃,反而层层叠加共鸣,构造出了一个近乎于‘异空间’的区域,顿时便能看见,周围虚空中不断旋转的时空漩涡开始缓缓收缩,最后几近于无,凹陷的漏斗状时空也渐渐恢复原状,不在扭曲。

    做完这一切后,伊格尔喘了口气,他不禁有些庆幸乔修亚现在应该还沉浸在蜕变之中,没有主动反抗,不然的话,他估计要费上好几倍的功夫,甚至要叫上圣山要塞辅助,才能完成这个封印。

    这一系列的动作,实际上是七神教会传承下来,用来封印各大封印之地中邪神残躯的封印术,它能构造出一个绝对封闭的异空间,将遗毒无穷的混沌源头封印在其中。甚至就连封印迈克罗夫世界意志的大型封印术,也是脱胎于它。

    但为了重燃火焰的原因,封印之地中的各类邪神残躯和混沌源头当初都未被封印,这个封印处自诞生之初,封印的只有迈克罗夫世界自己的钢之蟒……现在,又多了一个乔修亚。

    做完这一切后,伊格尔便牵引着这个金色的封印光球朝着圣山要塞飞去,但是等到他准备将这个光球置入要塞的舱室时,老教皇又不禁犹豫了起来。

    “这家伙……倘若他突然挣脱封印的话,整个圣山要塞岂不是要被彻底破坏?”

    思虑许久之后,伊格尔终于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于是,便能看见,一艘辉煌璀璨的如山巨舰行驶过虚空,它朝着迈克罗夫世界所在的方向急速飞驰,引动虚空乱流涌动。

    而在这艘巨舰的背后,拖拽着一根长长的符文光带,这光带一头悬挂在圣山要塞的尾部,一头则与一个不起眼的金色光球相连……要塞全力运转,但速度比起以往还是慢了接近三分之一,许多要塞成员都有些奇怪,为什么今日返航的时间要比以往要长一段时间,但只有少部分人才知道原因。

    星坠837年,十月十五日,迈克罗夫世界,北方帝国,东班尔特高原,虚空战舰生产基地。

    诺查丹玛斯头疼无比的看着眼前放置在半透明隔离舱室中的银色巨茧,而一旁,伊斯雷尔的全息投影也抬头看着这个直径接近四十米的巨茧,两人对视,脸上都满是无奈。

    此处是北方帝国魔能工厂边缘处,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巨型仓库,它位于东班尔特高原的最西侧,周围没有任何生产基地的存在,但就是在此处,两位帝国的领导者却满面愁容的注视着仓库的中心,一个位于满是‘隔绝符文’的半透明封印舱内,悬浮在半空中的银色巨茧。

    “怎么办?我没办法探测这茧内部的任何状况。”

    诺查丹玛斯手中拿着他的魔导书,这位传奇法师正在挠头他已经挠了足足一个星期了自从七神教会将这个‘疑似’传奇强者乔修亚身化的巨茧转交给他们后,老法师几乎全天都在这个仓库中,思考应该如何与其中的乔修亚交流。

    就算没办法交流,也应该搞明白战士如今的现状。

    “根据七神教会所说,已知的任何神术都无法了解巨茧内部的情况,现在看来,魔法也是如此。我们甚至连茧表层的钢之力护盾都没办法穿透。”

    “和巴尼尔和威廉他们说的差不多。”伊斯雷尔的全息投影点了点头。此时的皇帝陛下仍在高空的监控王座上,没有以本体前来,主要也是因为他来了也没用,作为专业并不对路的龙骑士,伊斯雷尔只能复述其他人之前的结论:“前段时间,东部平原的那位贤者和巴巴罗萨都来过了,你应该遇到过他们吧?结论如何?”

    “他们也没办法。”

    诺查丹玛斯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皱眉道:“任何直接的接触都不行,只要穿透这层引力封锁立场,无论是什么物质都会被吸过去,然后彻底崩溃成基础的钢之力雾气,被他吸收……巴巴罗萨常用的那根法杖就这样没了,巴尼尔差点丢了一只手。”

    “这么说来,我们对他束手无策?”

    伊斯雷尔摇了摇头,他转头看向那个正在缓缓自转,仍在持续不断收缩坍塌的银色球体,叹气道:“拉德克里夫卿,你又给我们出了好大一个难题啊。”

    话毕,皇帝陛下的投影又转过头,看向诺查丹玛斯,他看上去颇为忧虑的说道:“然后呢?既然我们没办法叫醒他,就只能把这个蛋放在这里?”

    “是茧。”老法师纠正道:“差不多也只能这样,毕竟乔修亚是我们帝国的传奇强者,不能老放在七神教会……说实话,那些圣职者的表情看上去惊恐级了,我怀疑他们继续和这个巨茧待下去,会出现大规模恐慌。”

    “唉……也不怪他们,最近基地内的工人们也开始产生骚动了。”

    对此,伊斯雷尔也无法生出什么鄙视之情,他甚至产生了一丝同情。但很快,这一点同情也迅速的消散,皇帝陛下看着这颗巨蛋,忧虑无比的说道:“毕竟,这玩意可是能一瞬摧毁整个东班尔特高原的炸弹啊……我说实话都有点害怕,毕竟这里可是我们的工业基地,倘若他突然失控……把拉德克里夫卿化身的蛋一直放在这里的确不是办法。”

    是茧。诺查丹玛斯心道。至于伊斯雷尔的忧虑,老法师心中差不多也是同样的想法,虽然说,银色巨茧目前表现的很稳定,但谁知道乔修亚苏醒后会造成怎样的异变?倘若又是虚空时空漩涡那种规模的变动,整个帝国西部高原说不定都要变成盆地。

    既然无法和茧内的乔修亚联系,那么就不能把他继续放在这里了,他们需要找个安全且宽敞的地方,将对方放置在那个地方,等待战士的苏醒……可是哪里有这种地方?整个大陆没有任何一片如此宽敞的无主之地,即便是远海也不行,因为倘若因为引力变动产生海啸,造成的破坏会更大。

    虚空也不行,放的远了,他们难以观察,保证乔修亚的安全,放的近了,又会影响到各大势力的虚空观测所,真的是异常麻烦。

    “等等,有个地方,似乎足够宽敞!”

    苦苦思索的诺查丹玛斯,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地点,他精神一振,然后立刻对一旁的伊斯雷尔低声说道。

    星坠837年,十一月三日,迈克罗夫世界外侧,万界祭祀场。

    深渊毒素还未完全净化完毕的古老人工位面,迎来了一批奇怪的来客。

    “听说,主人就在这里?”

    那是一队颇为奇特的队伍,为首的一个数十米高的金属构装体举着‘凛冬堡学院’的旗帜,身后跟着一头差不多同样高大的黑色巨龙,它们的肩,背上坐满了应该是凛冬堡学院学生的年轻人,而其中站在巨型金属构装体肩膀上的一位银发少女正兴致勃勃的举起望远镜,好气的张望着周围,似乎正在寻找传闻中自己主人的所在。

    很快,她就感应到,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正从万界祭祀场的中心处传来。

    如今的万界祭祀场,已经差不多对迈克罗夫大陆上的各大中小型势力开放。虽然有一部分人提出反对,认为这等重要的场所不应该对所有人展开大门,但他们的意见并不能影响众多传奇,甚至是万界祭祀场‘本身’的意志。大部分强者一致认为,既然万界祭祀场从一开始就是光耀纪元整个迈克罗夫文明诸族合力建造的奇迹,那么他们并不能随意的否决任何一个存在使用它的权利。

    所有人都应该知道,光耀纪元时期的先进和强大,而作为继承者的他们,也毫无疑问的能够成就同样的伟业。

    更何况,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辽阔半位面,倘若各大势力不能联手,单单是清理的时间就要耗费数十年,而所有高层都知道,数十年后,说不定邪神都要来了,整个迈克罗夫世界都危在旦夕,既然如此,还纠结区区一个公用设施的使用权干什么?

    这次凛冬堡学院组织,前往万界祭祀场的观光,是由北方帝国皇室直接指示,由帝国皇家法师学院规划路线的官方行动,他们将会前往位面中心,已经被大致整理完毕的帝国皇家基地修整,然后在某位高阶法师的引导下游览光耀纪元时期建造的众多巨型魔能建筑。

    在开拓眼界的同时,这种观光游览也能培养新一代超凡者们的心气,让他们的目光不再局限于区区一地一国,而是了解到虚空和多元宇宙的浩瀚。

    当然,对于某些并不是学院成员,只是为了寻找自己失踪差不多小半年的主人的人员来说,这就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毕竟他们早就来过许多次。

    不谈正在位面边缘的入口处,还在为之前穿越虚空而震撼的众多学院学员们,万界祭祀场中心,统御意志的本体所在‘银天之辉’的正下方。

    一颗银色的巨茧正悬浮在大地之上,它的周围翻腾着无数半透明的符文,这些符文聚散无形,偶尔形成类似星环那般的结构,偶尔化作缥缈的星云,但无论是什么形态,它们都彻彻底底的隔绝了巨茧的引力,令这个已经超过标准引力一千五百亿倍的究极质量体如同一颗无害的金属球般,静静的飘荡在半空中。

    万界祭祀场的统御意志静静的注视着这颗巨茧,注视着这个它心中最正统的圣贤继承者,注视着他的蜕变。

    整个迈克罗夫世界周边,也只有这里,只有在它的控制下,这颗巨茧才不会造成任何隐患和破坏,即便是某一日乔修亚突然结束蜕变,再一次掀起更胜于之前的引力旋涡,统御意志也认为自己足以将破坏抑制到最小。

    更何况,它认为,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足以控制自己的力量。

    而就在这巨茧之中。

    所有人都认为正在沉睡的战士,思维其实从未停止过运转。

    他清醒着,一直都无比清醒,因为乔修亚一直都在对抗,对抗一股足以令他粉碎碎骨的恐怖力量。

    而这力量的来源,正是他自己。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