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下来
作者: 螃蟹慢爬更新时间:2018-06-21 15:56:01章节字数:5985
    随着持续不停的杀戮,神秘的力量不断涌入薛易体内,汇聚在胸前的纹路之中。

    而薛易也越来越兴奋,仿佛浑身的每一寸血肉都在欢悦跳动,每一滴血液都散发着炙热的温度。

    薛易也开始有了另外一种感觉。

    起初,他挥刀之时,只觉得有了一种空明的感觉。

    岑家刀法在他的手中使用越来越流畅,越来越顺心应手。

    但是到了后面……

    他却逐渐觉得岑家刀法的使用,变得越来越生涩。

    随着杀戮越多,他越发感觉刀法别扭陌生。

    他仿佛又回到了刚掌握岑家刀法的时候,是那么不熟悉和无法驾驭。

    甚至到了后面,他开始疑惑自己究竟还是不是在用岑家刀法杀人?

    亦或者是在仅凭本能挥砍?

    这种感觉开始让薛易烦躁。

    而烦躁使得他越发疯狂地杀戮这些土匪。

    杀!

    杀杀杀!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

    突然

    薛易才发现周围已经没有活人了。

    脚边地上,尽是残破死尸。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杀了多少土匪,但是来攻击薛易的土匪,已经被他全部杀完。

    薛易站在死人堆里,气喘吁吁,环顾四周。

    原本热闹非凡的石窟之中,已经变得萧索寂寥。

    在一边,一些被挟持来此的百姓已经趁机奋起反抗,和几个土匪搏斗。

    在另一边,南宫长墨和顾长安也同样浑身浴血,在追杀着最后几个逃窜的土匪。

    一声咆哮吸引了薛易的注意。

    是那站在高台熊皮椅子上的大掌柜。

    他提着一柄砍刀,穿着一身残破的铠甲,正在愤怒叫吼,企图指挥石窟之中仅剩的个位数土匪。

    就是他了!

    薛易眼中涌现森冷杀意,提刀就朝着高台冲去。

    大掌柜也留意到了薛易的靠近,他双手握紧砍刀高高举起,恭候以待。

    薛易的脚步没有丝毫迟疑。

    他的双目一直盯着大掌柜浑身。

    大掌柜的铠甲几乎护住了所有要害,这些铠甲铁质,十分坚固。

    这铠甲虽然不够厚,但是想要依靠刀的劈砍破开那将会十分困难,最好的办法便是直刺,但是直刺却容易导致刀被卡住。

    薛易的双目移上了大掌柜的脸。

    这里是他没有被铠甲护住的弱点!

    薛易已经冲上高台,大掌柜就在面前。

    一声破空声响起。

    大掌柜的砍刀已经朝着薛易斩下!

    薛易也毫不犹豫扬起刀,双手持刀朝着砍刀迎去。

    “!”

    砍刀和鲛皮刀碰撞在一起。

    但是这样的碰撞,却并非直面相撞。

    薛易的一刀,砍在了砍刀的侧面,将大掌柜的砍刀劈偏。

    在双刀相碰的瞬间,薛易的身躯猛地提起,握刀的双手猛地将刀柄超前一压,刀刃滑过砍刀,瞬间点没入了大掌柜的脸中。

    看似长刀轻轻一点,但是大掌柜的眼眶已经被深深破开,刀刃甚至已经砍开了他眼眶深处的大脑。

    岑家刀法招式诸多特点里,其中之一便是讲究一个“点”劲。

    所谓点劲,类似于拳法之中的寸劲,要求能够在没有足够空间发力,在极短的距离内能够瞬间爆发出超强的劲道。

    当初为了练习这个点劲,薛易在岑家一直长时间劈柴。

    他劈柴的方式,并非是扬起长刀砍下,将柴劈开。

    而是将刀刃直接压在柴上,依靠双臂下压,将刀刃压入柴中把柴破开。

    这样的长期练习,使得薛易能够在短距离内将用刀点,也发挥出用刀劈斩的威力!

    大掌柜就是在长刀一点之下,瞬间毙命。

    薛易从大掌柜眼中抽出刀尖。

    大掌柜僵直的身躯才轰然倒地。

    薛易站在高台。

    持续的战斗杀人是一件极为消耗体力的事情,即便他够矫健,也有诡异变化的支撑,到了现在也不由得浑身一阵乏力。

    石窟之中,遍地死尸,血腥刺鼻。

    这里的土匪,已经被杀尽。

    南宫长墨和顾长安在死尸之中寻找着还未死透或者装死的土匪,然后结束他们的性命。

    而幸存的那几十个百姓,则在嚎啕大哭。

    除此之外,还有风吹过石窟发出的声音。

    薛易来到熊皮大椅上坐下。

    熊皮有些粗糙,但是足够厚软。

    他将滴血长刀横陈于膝盖上,背靠熊皮,脚踩大掌柜的尸体。

    熊皮椅在高台之上,坐在上面视线开阔,能够俯览整个石窟。

    尸骸遍地,鲜血流淌。

    决定人生死的力量,才是最强的力量!

    薛易不由得在想。

    那些身居高位的人,他们坐在官座上,掌控更多人生死,又是何等威风?

    甚至……

    坐在皇座上的人呢?

    他执掌天下生杀大权,皇命之下,伏尸百万,血流千里。

    薛易从不认为坐在皇位之上的人,能够抵挡自己一刀。

    但是他却握有千军万马,权力使得他能让无数人向他跪拜屈服。

    那是强大而恐怖的力量!

    薛易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有识之士皆说天下将变,如果天下变乱,那么对于出身草莽之人来说,将会是个挑战,也是个机遇!

    薛易期待这样的挑战和机遇!

    南宫长墨提着刀来到了高台之下,望着薛易冷声说道:

    “下来。”

    “嗯?”薛易疑惑地望向南宫长墨。

    南宫长墨声音依然冷漠:

    “从那个椅子上下来,那不是你该坐的。”

    薛易依然坐在熊皮椅上,身躯微微前倾俯视着高台下的南宫长墨:

    “坐一坐,又怎么了?”

    南宫长墨回答道:

    “那个椅子,是匪首之座。周围亡魂恸嚎,冤屈冲天,而上面承载的只有扭曲的**和血腥。这样的椅子当被烧毁,人在上面久坐,必被其蛊惑。”

    薛易哈哈一笑,拍了拍椅子的扶手说道:

    “在我看来,这不过是张普通的椅子,嗯……是比较舒服宽敞的那种,很适合休息。师弟,如果你杀人杀累了,也不妨上来坐着歇息一阵。”

    南宫长墨没有继续解释争辩,只是冷声说道:

    “下来!”

    薛易也微微眯起了眼睛:

    “南宫长墨,你非要和我作对?!”

    挑衅!

    在薛易看来,这就是南宫长墨对自己的挑衅!

    一张破椅子,南宫长墨也能借题发挥,这定是他想要和自己争夺岑家掌门人的原因!

    南宫长墨武功很高,薛易没有把握在武艺上赢他。

    但是薛易也从不怕他。

    身体的诡异变化,就是薛易最大的底牌。

    南宫长墨已经不再多言。

    他抬起还在滴血的长刀,刀尖指向了熊皮椅上的薛易。

    意味不言而喻!

    薛易心头狂怒,眼中凶光不断跳动。

    看来,着石窟里的厮杀,还尚未结束……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