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处决多尔衮
作者: 檀芸更新时间:2018-06-25 15:49:53章节字数:3252
    宁完我在朱由检眼里看来倒还挺镇定,虽说手脚都已被铐在了铁柱上,但头还是朝后仰着,平淡地叹了口气:“成王败寇,崇祯,我虽为汉人,但乃清臣,要杀要剐,请随你便。”

    范文程却和宁完我是两个态度,在朱由检出现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逆转命运的最后一次机会,因而反而嗤笑起来,刻意装出一种云淡风轻的智者形象:“什么富贵,什么从龙之功,你以为我范文程真的是在乎这个?崇祯皇帝,你未免轻视范某了!”

    朱由检知道这两人的心思,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翻盘的机会,便想着刻意装逼成忠介之臣或智谋之臣,以此希冀得到自己的宽宥与重用。

    但朱由检根本就没打算如他们的愿,他已不是古典社会的君王,他宁愿宽宥一个犯法违纪的杰出工匠也不会去宽宥这些唯恐天下不乱只以个人功业考虑的无耻儒生。

    “你说得对,朕知道你不在乎在些,其实,你们就是贱而已!”

    朱由检把这个“贱”字咬得特别重,宁完我听了顿时红了脸,怒气冲冲地看着朱由检:

    “你,你,士可杀不可辱,你何故如此羞辱我等,我等乃是大清之臣,自然为大清谋事,此乃忠贞仁厚之举,你也是大明帝王,竟以贱字形容我等!”

    “先是明士,后为清臣,认胡虏为君父,视蛮夷为正统,宁完我,你觉得你这是忠贞仁厚之举?还有范文程,朕也承认,你是你们满清主子的好奴才,但朕想问问,多铎给你戴了几顶绿帽子,小妾被主子睡了,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朱由检这么一问,宁完我和范文程都闭住了嘴,整个人都涨红了脸,却又无法反驳。

    朱由检也没再与宁完我、范文程的汉贼废话,但就在拂袖而去时,一叫孙得功的汉贼则突然大喊了起来:

    “陛下,饶命啊,奴才,不是,微臣真的是被逼着投清的啊,若不是宁完我那狗贼向他的主子推荐,以我全家性命为要挟,微臣也不会去给建虏当走狗啊,饶命啊,呜呜!”

    宁完我没想到自己最为倚重的孙得功竟先求饶起来,不由得大为愤怒:“你胡说,当初是你自己求太祖的,如今竟栽赃到我宁完我头上,孙得功,你真无耻!”

    “我无耻也没你无耻,你亲口对阿济格说的,多杀一个汉人少一个乱贼,汉人杀光越好,我呸,宁完我,你自己再怎么狡辩你也是汉人,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给杀了!”

    看着两个人对吵起来,朱由检只是笑了笑,没多久就离开了这里。

    现在整个北京城的清军八旗兵、降清文官以及满洲勋贵皆已全部被羁押,也包括其家眷。

    但具体如何处置还得一个个来,这种事自然也由不到朱由检亲自来处理。

    当然最终裁决肯定还是要他来的,毕竟也是刑事大案。

    第一批被处决的自然是多尔衮与阿济格等满清勋贵。

    多尔衮本来是要被凌迟的,但因这多尔衮似乎已处于生命垂危之际,整个人在短短数日内就骨瘦如柴,须发皆白,脚步虚浮,连铁链也拖拽不动,只躺在地上,空洞的眼神看着牢房发愣。

    因而,袁继咸便建言改用油炸之刑处死多尔衮,毕竟袁继咸不清楚多尔衮如果凌迟会不会没几刀就先挂了命。

    朱由检批准了袁继咸的建言,他记得在原本历史上,大明的好几位藩王也是被满清这么油炸而死的,当时的执政者正是多尔衮,如今让多尔衮这位满清皇室贵胄经受同样的刑罚也算是一种报仇。

    与多尔衮一同被处决的还有没来得及撤离京城的皇太极之子叶布舒。

    这一天处决多尔衮与叶布舒的时候,整个北京城的行刑台上是人山人海。

    两瓮大油锅已被放在了临时搭建的大灶台上,一旁也码放好了柴快和煤炭,一千名近卫军官兵站在四周。

    临时执掌三法司的袁继咸坐在最上面,手里握着对多尔衮等的判决圣旨,他不由得看了看对面渐渐升高的太阳,露出兴奋的神色。

    在他下面的万千黎民百姓也露出兴奋的神色,作为汉家百姓,谁不恨鞑子,尤其是这些给整个汉室江山带来深重灾难的第一罪犯。

    多尔衮与叶布舒被拖拽了上来。

    多尔衮一直紧抿着嘴,一言不发,他知道自己将会面临最严酷的惩罚。

    但他已经生无可恋,也不再在乎生前的最后一次折磨。

    而汉家百姓们则在看见这个昔日高高在上的满清王爷时也群情汹涌起来,开始对着多尔衮大骂着,挥舞着拳头,甚至也有的直接抱头痛哭了起来。

    多尔衮在过去几年里,其权力已等同于建虏的皇帝,乃是建虏的最高统治者,因而处决多尔衮也就显得意义非凡。

    叶天舒更不用说,乃是满清皇帝顺治的亲哥哥。

    因而,处决他们没人不为此感到兴奋。

    袁继咸将行刑令一下,多尔衮便被近卫军丢进了油锅里。

    如同地沟油般的馊臭废油充斥多尔衮的鼻梁,也漫盖到了他的上身,多尔衮有些嫌脏,把一只手举了起来,一只手捏住了鼻子。

    现在油锅还没开始加温,他就已觉得十分难受,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何不早点想办法逃走或者早点自杀。

    而叶天舒则依旧在呜呜哭着:“好脏,好臭,皇父,我不要在这里玩,我要离开这里!”

    此时。

    近卫军士兵已开始在油锅下添火,火很快就开始燃烧了起来,厚实的油锅底部开始发红,油锅内的气温开始上升,油开始冒出了气泡。

    多尔衮与叶天舒的脚也被炸了起来,犹如踩在了火堆上一样。

    连多尔衮自己也跳了起来,想去抓住油锅边沿逃离开,但他的一手一碰油锅边沿就忙收了回来。

    因为油锅边沿此时也已开始发烫。

    多尔衮难受极了,痛苦极了,开始大吼了起来:“啊,啊!快放本王下去,本王认输,本王知罪了!饶命,饶命啊!崇祯皇帝陛下!饶命啊!”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