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狡辩
作者: 可大可小更新时间:2018-07-21 14:21:13章节字数:4558
    何贺发动情报组的所有人,在日租界满世界寻找路承周,直到傍晚,才在吉野饭店见到了路承周。

    得知路承周出现在吉野饭店,何贺大喜过望。

    路承周一天失去踪影,他就忐忑了一天。

    如果路承周继续不出现,他都没办法向刘有军交差了。

    “何兄,你怎么来了这里?”路承周看到推开门进来的何贺后,很是“诧异”的说。

    刘有军已经将何贺的计划,全部告诉了他。

    军统发现他的身份后,如何处理自己,路承周当时与刘有军商量时,也颇感为难。

    “刚才看到你的背影,我还以为看错了。”何贺脱下鞋子后,径直盘腿坐到路承周对面。

    “有任务?”路承周压低声音,轻声问。

    “确实有任务,还与你有关,能否换个地方说话?”何贺看到一本正经的路承周,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厌恶。

    如果路承周是共产党,他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生气。

    国共之争,属于内部矛盾。

    可路承周投靠了日本人,这种出卖祖宗的行为,最令人不耻。

    “好。”路承周一愣,似乎没有多想,马上站了起来。

    何贺跟着路承周出来,原本以为路承周会回英租界,没想到路承周就在旁边不远,找了个日本旅馆,开了个房间。

    何贺张了张嘴,想阻止路承周的行为,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按照何贺的计划,应该与路承周回英租界,他已经安排好地方。

    只要路承周去了他安排的地方,就像砧板上的肉,任他宰割。

    “现在方便说了吧?”路承周请何贺到房间后,关上门,耳朵趴在门上听了一会,这才转身才何贺说。

    “最近在忙些什么?”何贺随口问。

    路承周的身手,他是很清楚的。

    路承周在特警训练班时,与裴福海是搭档。

    裴福海虽比路承周强上几分,但两人也是难分伯仲。

    至少,何贺认为,论单打独斗,自己不是路承周的对手。

    “不是执行总部的命令,打探田代皖一郎的消息么?”路承周似乎对何贺的问题很是不满。

    “打探得怎么样了?”何贺看了路承周一眼,心里冷笑了一声,问。

    虽然路承周的身手强过他,但他并非一个人来的。

    何贺早就作了周密安排,他走进这家旅馆后,手下也应该跟了进来。

    不用多久,他的人就会赶到附近。

    如果真要与路承周动手,他肯定占上风。

    何贺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给手下充足的准备时间。

    “我是用尽了浑身解数,也没有打探到消息。”路承周无奈的说。

    “你都用了些什么办法呢?”何贺意味深长的问。

    “怎么,不相信我?”路承周确实很敏感,警觉的问。

    “给你出出主意不行?”何贺觉得,气氛有些紧张,笑了笑,坐到了榻榻米上。

    “你今天来,不像是给我出主意的。”路承周轻轻摇了摇头,双手抱臂,望着何贺的目光,已经不太友善了。

    “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么?”何贺站了起来,被路承周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总觉得别扭。

    站起来,拿着路承周站在野崎公馆后门的照片,递给路承周。

    “你跟踪我?”路承周看到照片,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随后“尖声”说。

    收到刘有军的情报后,路承周就知道,他必然会与何贺有一次正面接触。

    为了不让何贺掌握主动,他特意出其不意,选择了日租界的旅馆。

    “说说吧。”何贺冷然说。

    他相信,自己的手下已经到了附近,甚至,他似乎听到了外面有人走动的脚步声。

    “这个……,是为了打探田代皖一郎的消息。”路承周迟疑着说。

    “去野崎公馆打探田代皖一郎的消息?我看你是,向日本主子汇报吧?”何贺冷笑着说。

    路承周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

    都看到照片了,还要狡辩。

    “你应该知道,川崎弘是我老师。”路承周翻看着照片,看到了川崎弘也被拍到了,马上说。

    “所以你早就被他拉拢了?”何贺讥讽着说。

    作为一名中国人,不抗日也就罢了,还要当汉奸卖国贼,实在说不过去。

    “何兄,我敢对天发誓,绝对没有为日本特务机关效力!”路承周信誓旦旦的说。

    他还真敢发誓,自始至终,路承周就从来没有真正为日本特务机关效力。

    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以后,他都是真正的中国人!

    “你的声音再大点,白帽子衙门的人,都能被你引来。”何贺冷笑着说。

    所谓的白帽子衙门,指的是日租界警察署的警察,因为日本警察戴白帽子,中国人一般称警察署为白帽子衙门。

    “我承认,确实去过野崎公馆,但那是与川崎弘一起,与野崎见了个面。我们之间,并没有谈及任何团体之事。”路承周笃定的说。

    “编,继续编。”何贺冷笑着说。

    “此事你可以去查吧,我接受团体的任何调查。”路承周坚定的说。

    “野崎公馆是什么要机构,别人不清楚,难道你不知道?事先不请示,事后不汇报,你敢说没为他们效力?”何贺冷冷的说。

    路承周的解释,在他听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这种鬼话,骗外行人可以,想要骗他,做梦。

    至于路承周所谓的调查,更是胡扯。

    野崎公馆的事,他怎么去调查?难道找川崎弘或野崎问话?

    “既然你不相信,我直接向陈站长汇报。”路承周不以为然的说。

    “陈站长?他现在恐怕离开海沽了。”何贺冷笑着说。

    “离开海沽了?现在谁是站长,不会是你吧?”路承周“诧异”的说。

    对他来说,最难的事,不是在别人面前说谎,而是明明知道的事,还要装作不知道,甚至还要有足够的表情。

    “这样吧,你将这几天的事情,写一份自述。”何贺突然说。

    路承周如此狡辩,面对铁一般的事实,竟然还敢耍赖,实在太奸滑了。

    “对不起,这份自述我不能写。”路承周摇摇头,拒绝了何贺的建议。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