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寄奴浮尸漳水上
作者: 指云笑天道1更新时间:2018-10-24 17:17:22章节字数:2655
    慕容兰所看到的,正是那个被刘裕以弓弦勒毙的光头大汉,此人也并不是什么丁零人,而是一个武艺高强的天师道弟子,北方人,精于骑射,以前犯事杀人,逃亡南方,被徐道覆视为左膀右臂,这次设下了圈套与刘婷云联手作戏,引刘裕上当,只是没想到这戏演得太过逼真,连这大汉本人也丢了性命,也难怪刚才天师三杰在一起商量时,会痛心不已。

    慕容兰的眼珠成串地流下,这个一向刚强英武的巾帼英雄,这会儿终于忍受不了心中的悲痛,放声大哭起来,她跪在了那具焦尸之前,一边拍打着焦尸身上的灰烬,一边大叫道:“刘裕,刘裕,你醒醒,你醒醒啊!”

    突然,慕容兰的眼角余光,落在了尸体的头上,一片光秃秃,如牛山濯濯,她触手一摸,连个发根都没有,显然不是刚才被烧光了头发,而是原来就是个光头,慕容兰这一下转悲为喜,抹了抹眼中的泪水,再捧起这脑袋细看,只见焦黑的头顶上,坑坑洼洼,还有几道长长的刀痕,显然是以前就留下的,刘裕武艺高强,虽然作战勇武,但头部却从没受过这么多的刀伤,显然,此人并非刘裕。

    慕容兰长舒了一口气,放下了这具尸体,她的心中雪亮,刘裕刚才的坐骑倒毙于此,而这人的尸体边也有一匹死马,显然是与刘裕格斗而被杀,可是这里的大火是怎么回事?火势如此,显然是被黑色妖水所引燃,而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用黑色妖水,必然是对付刘裕的,甚至为此赔上了这个光头大汉和那四名看起来武艺高强的丁零护卫,刘裕,你现在在哪里?

    慕容兰的芳心转瞬就变得异常地焦虑,她的手紧紧地握住了一个瓷瓶,这是今天慕容垂带她谈话时就交给她的,她还记得慕容垂当时严肃地对自己说道:“阿兰,此物你可收好了,这叫雪山玉露,可以克制黑色妖水引燃的不灭之火,任何人中了黑色妖水,只要还有口气在,把这玉露涂到身上,也可以化骨生肌,重新活过来。此露极为珍贵,我大燕先祖自发现黑色妖水以来,也不过炼制三瓶,这一瓶给你,非到万不得已之时,千万不要用。”

    慕容兰咬了咬牙,喃喃道:“原来,原来在这里伏击刘裕,就是大哥你和青龙的计划,你既然早就存了杀刘裕之心,为何又要我来救,难道,你是想借这次的灾难,来试试刘裕是不是真的象我跟你说的那样,王者不死呢?”

    念及于此,慕容兰直起了身子,秀目四顾,一边翻身上马,一边开始双手放在唇边,拢成个话筒的样子,大声道:“刘裕,刘裕,你在哪里?”

    雾色茫茫,大雨渐渐地停下了,火势也已经大部熄灭,漳水在静静地流淌着,哗啦啦的水声不绝于耳,薄雾之中,河岸之上一骑正在缓行,慕容兰边走边看着河面,哪怕是一块木板也不会放过,离着事发地已经有四五里了,可是她一路走来,却没有发现刘裕的任何踪迹。

    慕容兰仰天长叹:“祖先啊,请你保佑阿兰,不管刘裕是死是活,请你们让他现身在我面前,我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来兑现这个承诺。”

    “轰隆隆隆”,一道惊雷划过了长空,直劈到水面之上,“彭”地一声,河面炸开了一个大洞,水柱冲天而起,又向四面八方洒去,把慕容兰连同她的坐骑,淋得满身都是湿透,而随着河底的一阵污泥沉渣泛起,一个全身焦黑的身体,浮出了水面,头朝下,就这样在河面之上漂浮着。

    慕容兰凤目圆睁,一解腰间的长索,用力地在头顶划了一个圈,猛地掷出,这种套索擒猎物的技能,是几乎每个草原儿女必备的,在战场之上也是破盾擒敌的不二技能,可是慕容兰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让自己用这一招来救刘裕。

    长索入河,在那身体的腰上绕了两圈,紧紧地缠成了一个结,慕容兰娇叱一声,用力一拉,这具连人带甲二百来斤的身体,从河面上飞起,十余片如同木炭一样,通体黑透的碎甲,在这身体出水的一瞬间,碎裂而下,可见这黑色妖水,燃烧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怕,即使是精钢铁甲,也难抵其灼热高温,竟化为炭。

    而这具身体,也重重地落到了河岸之上,慕容兰翻身下马,几个箭步奔上前去,翻过了这具身体,只见这具铁塔般的身躯之上,头脸处已经凝固起一阵黑炭也似的厚粉,看不清样貌,而口鼻眼睛都被这层黑粉所堵住,整个身体,几乎被烧焦,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札甲的皮甲部分,已经与身上的皮肤熔为一起,难以剥离,而还没有脱落的精钢甲片,则紧紧地贴在身上,血肉与黄色的脂肪,成了这甲片与身体的粘合剂,若是在平时,即使是十条命,也早已经不保了,而如此酷烈的死法,怕是到下辈子投胎时,都难忘这痛苦的。

    慕容兰咬着牙,她用手想要去扒开这具身体脸上的黑色灰粉,看清楚此人是不是刘裕,至少,也是要把他的口鼻透出,让他能呼吸,不然,即使是免于烈火焚身之苦,也会给活活闷死的。

    这些黑色的糊状粉末,乃是黑色妖水引燃的大火,把地上剧烈燃烧时的各种粉尘,灰末,通过人在烈火焚身时的剧烈呼吸,与嘴中的唾液和脸上的汗水所混合,所凝固成的物事,在经历了烈火与冰冷的漳水之后,几乎是冻在了脸上,慕容兰长长的指甲几次抓撕,两根玉甲生生迸裂,却是没有把这黑色的粉糊,扯下来半点。

    慕容兰咬了咬牙,本能地想去抽腰间的小刀,却突然灵机一动,从怀中摸出了慕容垂所给的瓶子,打开瓶塞,倒出一点点粉末,就撒在了这具躯体的脸上,粉末上脸,顿时起了一阵阵的泡沫,如同冰消雪融一般,而刘裕那棱角分明,英气十足的脸,完完整整的呈现在了月光之下,只是,口鼻紧闭,气息全无!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