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0 魏王末路
作者: 衣冠正伦更新时间:2018-07-22 01:30:11章节字数:8909
    淮南军正式向黎阳发起进攻,要比滑台城外的野战早了两天多。

    黎阳作为河北最为重要的防御要地,同样也是由一片大大小小的据点所组成。虽然此处驻守的邺地军队达到数万,但在短时间内抽调走了将近万数的精锐将士后,还是给防务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这一战,其实比较类似数年前的淮上之战,只是攻防易位。当然从军力对比上,淮南军还是要逊于石虎所率领的南征大军,但彼此对军队的控制力却不可同日而语,淮南军上上下下只存在和贯彻一个意志。

    而且石堪最大的劣势就在于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不独没能抢在淮南军正式抵达前在对岸做出足够的布置,甚至连最基本对黄河水道的控制把持都处于劣势,以至于黄河这一天堑的地利优势反为淮南军所利用。

    黎阳舟船本就不足用,在被抽调走一大批之后,更是完全无力在河面阻止淮南军的进攻。因此,战斗发生伊始前线战场便直接推进到了其家门口。

    这就像是如果早前淮上之战最初,淮南军便直接被奴军堵在了寿春城,如果后续没有发生大的变数,便要注定败局。

    整个黎阳防御体系,包括黄河北岸的黎阳城并几座卫城,还有三处渡口,再加上几处靠近河岸的河洲。黎阳数万邺地军队,便分布在这些据点中,倒也并非完全集结起来困守黎阳城。

    在这些据点当中,一座名为硗尾的河洲成为初期战斗的焦点。这一座河洲规模并不算小,狭长弯曲仿佛一条牛尾,位于黎阳津西南侧距离河岸几里外。

    整座河洲并无多少植被,表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岩壳,由于近来水位降低面积更扩大一些。在以前的河运中便是舟船抵达黎阳津之前的一个停靠中转站,在战争期间便成为双方俱都必取的一个重要补给地。

    淮南庞大水军分散在这一段河流上,完全集结起来也需要不短的时间,因此第一波攻势参与进攻的只有近畔将近七千的水军。

    而敌军则在这河上安排了整整五千军队,并且配以大量的防御工事,强弩劲弓,水排拒栅,包括许多固定架设在津口处的拍竿、投石机等大型军械,可见对于这座作为黎阳南大门的河洲的重视性。

    一开始,淮南军的进攻并没有获得多大进展,数十艘战舰甚至不能接近这座河洲。毕竟这座河洲本就有经营多年的基础,如今再被邺地石堪所继承,进行了更大程度的改建。

    而且最初进攻的淮南军运力并不算太高,不能进行长时间持续不断的进攻便需要退回补充,往来之间便是数个时辰,足够敌军进行休养并近岸补充。

    不过,随着水军陆续集结至此,单单大大小小的舟船便超过两百多艘,水军督护路永、徐茂等亲上战阵督战。一方面将硗尾河洲四面围困,一方面分出舰队游弋于河洲与黎阳津之间的水域进行封锁。

    至于械用的补充,则完全交给几艘长安规模的大舰往来运输。经过长达一日夜的奋战,终于将这座河洲攻打下来。至于河洲上那数千守军,除了战死千余人之外,剩下的则直接弃械投降。

    硗尾河洲的获取,意味着淮南军直接将前进基地推到了距离黎阳津不过数里外的河中。接下来便是快速增兵至此,大量物用也被运输到了河洲上。

    在拿下河州一天之内,淮南军便在这里集结了士卒将近三万人,舟船更是达到三百余艘,甚至直接超过了黎阳津方向所集结的敌军。如果不是在黎阳津两侧还有几个直接连接陆地的河洲仍在坚守,甚至已经可以直接向黎阳津发动进攻!

    而随着淮南军摆出如此咄咄逼人之势,石堪方面自然也不敢怠慢,军队集结于黎阳津附近。自河洲向岸上望去,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以及高低不等的营垒,几乎看不到土地。

    在黎阳津到硗尾河洲这段狭窄的区域内,双方各自集结的兵众总共便达到七万人之巨!战线之间最短距离甚至不足十丈,彼此言语都能清晰以闻。

    至于接下来的碰撞,则就变得惨烈起来。敌军虽然舟船乏用,但也是相对于总体军力而言,位于黎阳等几处渡津码头上,仍然停泊着将近两百艘的中小型战船,如果再加上那些简便易造的筏具,这一数目将会更多。

    而双方这么近的战线距离,许多腾挪进退的灵活战术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虽然敌军舰队远不及淮南军庞大,甚至正面作战中直接被堵在渡口处根本不能行出反击。

    但石堪在这时候也表现出以命搏命的狠戾,直接组织数十艘快艇满载薪柴油膏,悍然冲向淮南军封锁渡口的船队,而后以自杀式的决绝发动火攻,这给淮南军带来了不小的伤亡,有将近二十余艘战船,两千余名将士战亡,其中甚至包括一艘长安大舰。

    虽然由于后续及时组织抵抗,遏制了敌军这一次疯狂的反扑,但是身为淮南军阵前督将的路永等人却将之视作奇耻大辱。

    这一战,沈哲子仍然留在酸枣后阵中,将临战指挥交给路永、毛宝等众将。几名将领略作商讨,而后决定还以颜色。

    于是,早前收监在河洲上的那几千名俘虏,其中有羯胡并屠各总共一千五百余人,俱被挑选出来,用战船运到正对黎阳津位置,排舷斩杀,无一幸免。一时间,河水为之赤流,血气直冲于岸,甚至就连那些胡卒们的尸骨都被用器具抛扔到了敌军营垒之中。

    淮南军如此血腥手段,给对面的邺地军队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同时也引起了极大的骚乱。而且后续更是直接向黎阳津最近的一座河洲发起了进攻,一次性便投入近百战船,旗幡遮天蔽日。

    那被鲜血涂红的战船一俟行驶到河洲近畔,便让河洲上营垒中敌军吓得直接崩溃,整营出逃。如果不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石堪亲自率领亲兵押住阵脚,骚乱甚至有可能扩散到全军!

    然而就算是暂时稳定下来,黎阳的形势也变得岌岌可危,近岸两座河洲接连失守,淮南军直接杵在了眼皮底下,几乎达到面贴面的程度。

    黎阳大营中,局面已经到了极为脆弱的地步,大量兵众们完全收缩在黎阳城到渡口这一段极为狭窄的区域内,整座营地拥挤不堪,兵卒们各自被严酷军令约束在各自营房内严禁外出走动,甚至就连用水都需要专门的部队每日送来。

    如果运水的队伍来迟的话,那么兵卒们便要在这酷热的天气里强忍饥渴,哪怕大河就在近畔,如果敢擅自出营取水,即刻便就会被巡营的兵众当场射杀!

    如此高压的气氛,反而造成了邺地这些将领们空前的团结,因为他们已经被逼到了绝路,眼下的形势已是一触即发,如果真的战败,那绝对是一溃千里的大溃败。

    就算是那些自主性极高的豪武军头们,他们的兵众绝大多数也都被困在了这方圆之间,一旦大军整体溃败,这些人各自的部曲肯定也会一哄而散。而在当下这样严峻的形势下,如果他们各自部曲散尽,又有什么资本谋求存活?

    而且现在,就算是临阵投敌都变得有些来不及,淮南军虽然近在咫尺,但是由于此前淮南军对羯胡和屠各流露出来的残忍杀意,如今排列在前线位置的俱都是这两族兵众。他们是绝对与淮南军不死不休的,更不会坐视晋人们在自己眼皮底下投敌。

    所以这些人唯一的希望就在于石堪此前所准备的杀招,毕竟超过万众的兵员和近半的物用调度,早已经传得全军皆知。而石堪此前也信誓旦旦保证此举定会凑效,一定能够绝地翻盘。

    所以眼下这些将领们除了竭尽全力稳定住自己部曲之外,便是频繁的前往石堪大帐中,见面则必问转机何时到来?

    “快了,快了!诸位不要见眼下南贼猖獗一时,可是韩将军早率近万铁骑深入敌后,直捣南贼后阵腹心,贼军崩溃只在顷刻!”

    面对众将一遍遍的追问,石堪这会儿也不敢再以强硬态度避而不告,索性将这一杀招和盘托出。

    他还是小觑了南贼的实力,或者说高看了自己的力量,原本以为即便抽调走万余兵众,凭黎阳眼下军力,最起码也能维持住旬日局面,等到南贼首尾难以兼顾而崩溃。

    可是现在看来,此前南贼还是有所保守,并没有竭尽全力,一旦完全发力,以他本就不利的局面,实在难以顽抗太久。

    当然他也明白,南贼之所以眼下还在蓄势,其实已经与他无关,而是因为担心后方的石虎或会插手干涉战局。而其军一旦彻底发动,凭其军眼下状况,崩溃只在顷刻之间。

    所以,石堪眼下的生机只系于韩雍那一部分师。如果韩雍不能在黄河南岸造成极大骚乱,那么他这里将十死无生!

    眼下,两军之间相隔已经不远,那些可恶的南贼们组织俘虏,一遍遍的在前线叫喊檄文,昼夜都不间断,那声音甚至石堪在中军大帐中都能依稀听到。

    至于所喊话的内容,无非屠各、羯胡两大逆族活于晋土、反噬晋人,十恶不赦,而他石堪则背弃祖宗、认贼做父,更是罪大恶极。

    庞大的压力,令得石堪须发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尽皆灰白,脸上皱纹更是增添无数。而至于那些俘虏们所喊话语,石堪最初还倍感羞愤,可是眼下已经渐有麻木,转而生出满腹辛酸委屈。

    “认贼作父?贱犬不背家,伧卒不改祭,若是有的选,谁又肯背弃祖宗、认贼作父?”

    石堪夙夜难眠,近来眼前更是频频幻象横生,不断闪过过往半生所历种种,继而便觉得更加委屈。

    有时候,他心内戾气横生,真想直接冲到那南贼貉子沈维周面前痛问几声,若其人身为伧卒,生在这动荡不已的世道,随时都有可能横死荒野,又会怎么做?他只是想活命而已,求活难道也成了过错?那么这天下,谁人无罪?

    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将们前来询问的频率越来越高,语调也越来越焦躁。为了应付这些人,石堪只能下令让邺城再增援一部分人马,眼下邺城还有两万余兵众留守,石堪打算再抽调一万南来,先稳定住黎阳的军心再说。

    虽然这样一来,邺城防御已经变得极为脆弱,甚至连邺城周边的民众如果发生骚乱的话,都要镇压不住。如果这时候石虎分兵南来,甚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便拿下邺城。

    “季龙多半要南来……”

    虽然石虎其人未必将石堪放在眼中,但是石堪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将石虎作为一个争胜的目标,所以对于石虎用兵行事也都不乏钻研,对其脾性可以说是颇为了解。

    石虎虽然主要的目标还在襄国,但是襄国眼下也已经被压迫得只剩下一座孤城险守,并不足牵制住石虎所有的兵力。

    其人此前主动放弃青州,将兵力收缩于河北,肯定就是打得坐收渔翁之利的主意。尤其邺城更被其人视作功业基地,如果不是襄国还有石大雅所代表的先主正统存在,只怕石虎首要目标还是邺城。

    石堪相信,无论襄国的战事进行的多么激烈,石虎肯定会将一只眼紧紧注视着邺城。他就像一个经验老到的猎手,有时候看起来暴烈残忍,有时候又能长久的隐忍,只待目标达到最虚弱那一刻,然后才会扑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最小的代价以接收最丰厚成果。

    “大概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能够决胜天下的枭雄吧……”

    石堪枯坐在沿河堤岸上,眼望着夜风下微波荡漾的幽暗河面,嘴角泛起一丝自嘲的笑容,灰白须发都随夜风扬起,形容更显出几分落魄。

    为了避开那些将领们频繁的索问,他干脆以巡营为借口离开大帐,避到了河边。眼望着不远处所停泊的淮南军舟船轮廓,眉头紧紧皱起。

    韩雍南去已经过了十多天,最初石堪还是满怀期待,可是渐渐地这份满怀焦灼的期待便黯淡下来,随之而来的则是心如死灰的绝望。

    韩雍乃是他如今麾下仅剩不多的嫡系旧将,必然心知此行的重要性,也清楚黎阳眼下的处境,所以过河之后,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发起针对淮南军的进攻。

    可是直到现在,南面仍是杳无声息,淮南军仍然保持着对黎阳的高压逼迫,有条不紊的继续增兵,丝毫没有后方不靖的迹象。

    没有迹象,也是一种迹象。虽然眼下石堪还在以韩雍为借口安抚那些部将军头们,但事实上,他自己已经完全绝望了。

    在面对那些军头们的追问时,其实他心里充满讥诮,这些狗贼们一个个自恃乡资部曲,妄想左右逢源,却不知在真正强大的人眼中,他们那些自以为高妙的伎俩实在满是拙劣。一群被蒙在鼓里的狗贼,浑然不知死之将至。

    韩雍那个杀招已经不足指望,黎阳目下的状况也根本不足抵挡淮南军的最后进攻,即便是后退,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石虎。眼下无论是战是退,石堪已经是死路一条。

    在明白了自己的宿命已是注定之后,石堪反而获得了一点难得的宁静,甚至以一种戏谑的目光去打量那南北两个将他逼到死路的人。

    明明那两方都已经将他当作必死之人,可是眼下却都偏偏极有默契的保持克制,没有斩下最后一刀。

    石堪眼下以一种不乏豁达的视野来观望自己,大概石虎是希望他能临死反扑,给淮南军以重创,从而让其人更加轻松的拿下邺城。而南面那个小貉子,应该也是希望能够将他以大势逼退回邺城,然后大军猛击,用消耗他部众人命的方式,以冲垮石虎后继对邺城的进攻。

    两个无论出身、背景还是阅历都完全不相同的人,因为各自都有的那一种枭雄气概,在这样一个微妙时刻,居然达成了一种微妙的默契。而这一份默契,大概便可称为枭雄风骨吧,其核心无非一点,那就是利用石堪这数万部众的性命,尽可能多的给自己争取一点优势。

    “不知道哪一方会提前出手……”

    石堪看一眼幽暗的河面,又看一眼北面无云的星空,继而心中便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这一刻能够主宰天下大势的反而成了他这一个注定将要落败身亡之人。甚至有种错觉,如果他倾向哪一方,哪一方就能成为唯一执掌天下的王者。

    “真是孽种恶命,劳碌半生,反不及最终一死!”

    他抬手捻着颌下干枯杂乱的胡须,双眼里充满了自嘲。这两方都在借他成事,而他自己,又该心向哪一方?

    理智而言,他该发挥余热帮一把石虎,临死反扑重创淮南军,从而让石虎更加容易的拿下邺城,毕竟他们才是一路的,哪怕彼此有些不睦,但他大半生功业都在羯国。

    然而大概是人之将死所以善念涌现,他又觉得自己该帮一把淮南军,趁着大军还未崩溃回扑石虎,或者只需要稍稍作出退避之势,淮南军自然会扑上来,驱赶着那些兵众们冲垮石虎派来夺取邺城的军队。

    可是这两方,他又都不想帮,石虎太跋扈,屡次欺侮他,甚至当作家奴对待。而南面那小貉子则更可恨,口口声声骂他为孽种,因为其人斥骂,他大概是此世最富盛名的孽种了。

    可是偏偏,他没有第三个选择,要么留下来死战到底,要么溃逃败众搅乱北地。一如早年羸弱时,要么认贼作父,要么身死当场。

    可是他奋斗半生,境遇反而不及幼年,那时候他做出了选择,最起码当时感到快乐,也给自己带来了几十年的风光。可是现在,无论怎么选,都是死!

    不过很快,石堪便不用为此纠结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邺城已失?谁夺去的?”

    黎明时,近百名衣衫褴褛的兵卒们冲入大营,被快速待到了河堤前,报告给石堪一个重大的消息,邺城已经被攻破了!

    终究还是恶虎先拔一筹?

    口中虽然发问,但石堪却清楚,淮南军眼下大部集结于黎阳,彼此针锋相对,在这一时刻能够夺下邺城的,最大可能便是石虎。

    可是那些败卒们还来不及回答,旁侧羯胡兵众们已经指着河面惊呼起来,石堪转头望去,脸色顿时变得阴郁起来。只见河面上淮南军舟船大举铺开,千帆竞张,明显是要发动最终的决战!

    骚乱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扩散到整个大营,大量兵众将领们蜂拥来到堤岸前,询问石堪到底该要如何应对。

    “应对?还有应对的资格?”

    淮南军舟船距离黎阳津本来就非常近了,一俟铺张开,那股狰狞铁血的压力便迎面扑来。防守于河岸的那些羯胡、屠各兵众们,原本还一个个义愤填膺,言道要与淮南军死战以为同族报仇,可是现在,首先溃逃的便是他们,一个个丢掉甲兵,抱头向后鼠窜。

    不过很快,那些胡兵们便不寂寞了,一艘淮南大舰在数艘斗舰拖曳下驶入黎阳津,大舰船首堆叠着高高的首级,而在那些人头堆前,有一人被反剪双手跪姿捆绑在探出的甲板上,赫然是此前率领骑兵南向偷袭淮南军的韩雍!

    “那、那是韩雍?他怎么为淮南军所擒?”

    得益于石堪过去这段时间的频繁灌输,邺地众将已经默认一个共识,那就是韩雍乃是此战获胜的关键所在,乃是能够重创淮南军的大杀器。可是现在,他们寄望深厚的大杀器正在不着寸缕、灰头土脸的跪在淮南军的战船上!

    “大王、大王……”

    身畔诸多杂乱吼声,石堪却恍若未闻,他两眼迷茫的望向虚空,任由兵众们拉扯着他向后退去。真正令他绝望的是,直到败亡前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仍是高估了自己,那种能够决定大势的错觉,果然还是错觉。

    黎阳大营本来就已经是一张蓄满了力的大弓,要么怒发劲矢,要么弦断弓毁。眼下这个态势,很明显,弦断了。

    石堪被亲兵们裹挟着向后逃去,而那些战将们有的则也在部曲保护下向后飞奔,但也有人动作麻利的掏出一早便准备好的素缟麻袍缠绕在身上,冲到视野开阔之地对着淮南军渐渐接近的战船叩首高呼:“投降、投降!拜迎王师过河……”

    这一章也不好分,合在一起发了。。。大章太多,果然我注定是个无线上的扑街货。。。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