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81
作者: 青青绿萝裙更新时间:2018-07-22 18:28:04章节字数:6120
    【抱歉, 您因购买比例过低被误伤, 请明天再来=3=】

    殷渺渺咬了咬牙,坚持不撤离,那神念心不甘情不愿,慢吞吞地去碰了一下她的荷包。

    抽绳松了。

    胃里翻江倒海——殷渺渺觉得这类似于脑震荡的后遗症——眼前闪着一颗颗金色的小星星, 她强忍着不适,竭尽全力,从荷包里头取出了一件东西。

    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那是什么,她就失去了意识,身体慢慢栽倒, 然后靠在了一个不怎么软但也不算硬的人肉垫子上。

    被她一砸, 卓煜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下意识地想要坐起, 却意外地发现了靠在他胸口的殷渺渺。

    窗外的积雪反射着月光,照进了黑洞洞的屋里, 她一头鸦发松散地披在肩头,眼睫低垂, 呼吸平稳, 像是睡着了。

    卓煜微微讶然,旋即想起她这几天来似乎没有睡过一次觉, 怜惜便悄然升起。他伸出手, 有心为她调整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 可又想起她警觉过人, 生怕一不留神就吵醒了她。

    思量再三, 他选择躺回原位,维持现有的姿势不变,让她尽可能得不受打搅得休息一会儿。

    然而,兴许是胸膛上多了分量,他再也睡不着觉了。

    雪夜里,耳畔是窗外呼呼的风声,往事如潮水般不受控制地涌上了心头:二十余年来,他生命中出现的女人并不在少数,可要说动情生爱,恐怕一人也无。

    他十三岁见到进宫陪伴皇后的郑月,彼时,他就知道她会是他的妻子——不是什么一见钟情,势在必得,而是“金屋藏娇”的交易。

    与武帝一样,为了太子之位,为了得登大宝,他伏低做小,处处讨好,为表诚意,他身边连教导人事的宫女也没有。可换来的只是郑月对太后的撒娇:“姑母,卓煜乃贱婢所出,如何配得上我?我不要嫁他!”

    他在窗外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如坠冰窖,心中寒气直冒,从未这般清晰地意识到,郑家打心眼里看不起他。

    可是废太子死了,他被立为东宫储君,郑月再心不甘情不愿,想要做太子妃、做皇后,就只能嫁给他。但嫁归嫁,婚后圆房后,她就不愿他近身,抬举了几个侍妾打发他。他深感受辱,再也不曾踏足她的房间。

    先帝觉得不像话,又为他指了两个孺人,皆是重臣之后。他知道厉害,十分宠爱她们,两个孺人知情知趣,倒也算相处和美。

    然而,娶妻纳妾,宠爱抬举,都和她们本人没有什么关系。郑月是郑家的女儿,所以要娶;其余妃嫔是拉拢朝臣的手段,所以要宠。

    可此时此刻,他没有任何目的,没有任何考量,纯粹是心中一动,对她生出了喜爱之情,就那么简单。

    真是不可思议又难以捉摸……卓煜想着,不禁凝视着靠在自己胸口的人,慢慢的,慢慢地抬起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于是一夜好梦。

    ***

    殷渺渺睡了很长的一觉,安稳香甜,梦也没做一个。只不过醒来的时候,脑海中的刺痛与不适已悄然退去,她眨了眨眼睛,刚想起身,突然发现不太对劲,回头一看,乐了。

    卓煜居然搂着她睡了一晚上,怪不得她总觉得枕头挺软和的,敢情是枕在他胸口了。

    借着晨曦的阳光,殷渺渺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昨夜的枕边人,卓煜的年纪放到现代,也就是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青涩得很,可在这里,他已经是一个国家的掌权者了,过多的责任和复杂的斗争使得他看起来比同龄人成熟太多,也有魅力太多。

    有时候,男人的吸引力不在于外表,不在于身材,而在于某种更玄妙的东西。大概是因为这样,才让她忽视了他的年龄,对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

    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就在这个时候,卓煜醒了,与她四目相对。

    殷渺渺不闪不避,大大方方与他对视,倒是卓煜想起昨夜的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支着头,乌发簌簌落在他的胸口,但不言语,只是对着他看。

    卓煜不由自主紧张起来,喉结滚动,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暧昧又奇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他似是期待发生些什么,细细去想,又觉心慌意乱。

    “卓煜。”她终于开了口,叫他的名字。

    卓煜强自镇定:“怎么了?”

    “我觉得……”

    “嗯?”血液加速,心跳如雷,他想去按一按胸膛,手臂却僵硬得无法动弹。

    殷渺渺道:“天亮了,该启程了。”说罢,径直坐起来下了床,好像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心魔暗生,她光风霁月,什么都没有做。

    卓煜:“……”

    在农家吃了顿早饭,拿走了先前拜托做的干粮,他们离开了这个村庄。

    驾着马车离开前,卓煜回头看了一眼,袅袅炊烟升起,这是新的一天。

    殷渺渺跳上车钻进了车厢:“今天还是你赶车。”

    说得好像你学会了一样。卓煜腹诽了一句,不声不响地扬起马鞭:“驾!”

    休整了一夜的马儿轻快地奔跑了起来。

    阳光灿烂,积雪渐融。

    殷渺渺卷起一侧的帘子,终于有时间看一看昨天她从储物袋里取出的东西——那是一本小册子,很薄,质地像是某种兽皮,于是乍看起来,就好像是个羊皮本。

    翻开来一看,里面一个字也没有。

    无字天书。

    她不意外,修真界的东西,奇怪一点很正常。

    她试着输入灵力,无效;使用神识,仍旧无效。思考了会儿,她咬破手指,在上面滴了一滴血。

    血迹慢慢渗入羊皮纸,两个字渐渐浮现——“笔记”。

    殷渺渺顿时有种不出所料的感觉。她第一眼看到那个本子就觉得挺适合当笔记本了,没想到还真的是。

    里面会是什么呢?她好奇地翻了翻,原以为只有几十页,可没想到哗啦哗啦翻了半天都没翻到头,只好倒回去看第一页。

    全都是简体字,全都是熟悉的字迹,她没有猜错,这就是她自己的笔记本。早年因为读书基础比别人差,她养成了每天整理学习笔记的习惯,直到后来也保持了下去,并且使得她后来的学习过程中受益良多。

    没想到穿越到这个世界,她还是那么做了,并且意外地造福了失忆的自己。殷渺渺感慨着,仔细阅读起上面的笔记内容来。

    第一页上写了三个词条,分别是:“修真”、“灵气”、“开窍”。

    1、修真:通过修炼从人进化为神仙(更高等级生命)的过程。

    (殷渺渺:这应该是她自己总结的,充满了浓浓的科幻小说的味道~)

    2、灵气:盘古开天辟地,清气上升,浊气下沉,灵气存于自然,有五行之属:金主清肃、收敛,木主生机、萌发,水主寒凉、下沉,火主温热、升腾,土主承载、接纳,五行相生、五行相克,世间万物,莫不如此。

    (殷渺渺:唔,是抽象的属性而非具体的物质,也就是说不会有变异灵根这种东西吧?等等,灵根不提吗?)

    3、开窍:窍乃天成,窍开则可沟通天地,引气入体,闭则为凡胎肉体,无缘仙道。人身各处无一不可为窍,窍无定处,因人而异。

    殷渺渺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这个开窍的说法好像没怎么听过,如果人身各处皆可为窍,她的窍又在哪里?

    想着,她翻开了下一页。

    4、小周天:窍引气入体至丹田,为小周天。

    5、大周天:灵气自丹田流转全身,为大周天。

    6、神识:脑力?精神力?灵魂的力量??抽象至极!!!可以通过不断消耗、恢复(睡觉)增长,作弊利器,重点锻炼(划掉)。

    补充:神识过于强大会导致肉体无法承受而爆炸(……)果然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又补充:师父说一般情况下不会有这种问题,所以还是要努力锻炼。剑修就是不靠谱,一句话分两次说,怪不得……呵呵

    “噗——”殷渺渺先是被自己的笔记兼吐槽日记给逗笑了,再一看,不对,她有个师父,还是个剑修?这是很重要的线索……了吧。

    她把这点记在心里,又琢磨了一下蝴蝶说的“灵气溢散,神魂受损”,再想想昨天睡了一觉就好些了的脑子,心中大致有了数。

    但现在不是休息养伤的时候,殷渺渺往后翻了几页,后面果然有记下几个法术,除了净尘术、轻身术之类的日常法术外,她所学的都是火系法术。

    看来她是个法师……不对,法修。

    殷渺渺想着,给自己施了个净尘术,原本沾染了尘土的头发顿时一尘不染,干干净净,头皮还有些暖意。

    她大喜过望,立即钻出车厢,不等卓煜发问就给他来了一套,又顺手掐了个防护罩,霎时间,呼啸而来的寒风就与他们擦肩而过,一丝冷气也无了。

    卓煜神色复杂,喃喃道:“这就是道家仙术吗?”这般手段,凡人真的能与之为敌吗?

    殷渺渺听出了他话中的惊惧,想了想道:“你身边的人武功应当都比你高吧?”

    卓煜很奇怪她怎么突然提起这一茬,可还是点点头:“是。”如果那天护卫他的是禁军统领这样的高手,他必不会那样狼狈。

    “会法术就和会武功一样。”没了寒风,殷渺渺就坐到他身边,与他肩并肩,看碧空如洗,“能力胜过常人,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们也是人。”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