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隐情 下
作者: 机器人零号更新时间:2018-07-22 20:55:29章节字数:6615
    王鸽用不着开导航,就知道最近的医院距离这里居然有八公里左右的路程救护车过来要十多分钟也还算是正常,看来驱车驶离现场,直接去医院是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对于这里的地形他早就无比熟悉,毕竟是自己的家附近,以前跑转运任务的时候也来过不少次。

    虽然医院里只要求司机掌握本医院辖区内地图和路况信息的技能,但司机们普遍都会多学一点儿,将整个湘沙市的地图都记下来,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完成的。除了物理上的道路路线之外,司机们还需要掌握一些动态路况,例如哪条路在什么时候修路,哪些道路在哪些时间点内处于高峰期,必定堵车。而堵车的这些路段在其他时间段内是很松散的,完全可以高速行驶。这都是经验。

    就算是坐在后面,陶米还是在王鸽的建议下系上了安全带,并且用两只手分别控制了伤员的颈部和腰部,防止车身晃动幅度太大,而造成的二次伤害。

    病人的情况急转直下,主要还是因为失血过多。王鸽仔细的观察着倒后镜里面的情况,不出他所料,一个死神紧紧的追在这辆轿车的后面,现在车里是没有任何药品和补给品的,更没有医生和护士。病人自身的情况完全办法没有通过外部条件,进行有效改善。

    现在想要救这个人的命,必须要靠王鸽自己,只能凭借他的速度。一旦救护车先于死神抵达医院急诊部,哪怕是最简单的补液治疗,或者是代血浆的输入,也能够让病人的生命体征得到一定的恢复。

    在这种情况下,死神也是有可能会选择放弃的。

    等几分钟血液配型,只要不是什么熊猫血型,在十分钟以内,血库就会马上把血浆运送到这里,那就是真的有的救了。

    陶米早已经见识过了,王鸽开车的迅猛,对于一些操作和这种速度,早已见怪不怪。窗外两边的街景,正在飞速向后倒退,陶米甚至看不清楚路两边行人惊讶的脸庞。

    而王哥对于这些则是不管不顾,他一切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驾驶和身后的死神身上。

    “你说她能活吗?”陶米的脑子里面还在回忆着那把刀和病人腹部两个伤口的样子。

    尽管陶米已经跟医疗工作人员结下了不解之缘,但是还没有太多的亲历车祸现场,或者是亲眼看到病人身上的伤口,他的心里面还是有点害怕的,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表现出来,拿出了男子汉的气概协助救人。

    “肚子上挨了两刀,又经历了这么严重的车祸。整个脸都变成那个样子了。”陶米说道。

    “人类身体的抗损伤程度远比你要小的强很多。其实这场车祸并没有对她形成很大的伤害,顶多就是头部受到了撞击,可能脚部胳膊会有骨折,这些在某种程度上是并不会致命的。最要命的是肚子上的,两个刀口。我毕竟不是大夫,刚开始还没发现,后来觉得出血量不对劲,又发现了那把匕首,才看到了这个问题。可是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了。”王鸽有点懊悔,他应该按照急诊大夫的检查顺序,在确认病人的生命体征之后,先检查外伤,再看出血点,最后排除内伤。

    这样进行检查的话,就不会有遗漏。急诊大夫的检查顺序,也是有着十分科学的道理的。

    可是,一个救护车司机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时间来得及,应该会活下来。”王鸽心中想着,所有的时间来的及,那便是自己的车速有足够快。

    他注意死神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让他在车速,达到九十公里每小时的时候,宾利轿车与死神之间的距离开始逐渐拉开,只要再快一点,应该能够争取到几分钟的时间。

    陶米在车上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先他们一步抵达了医院。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回家的路上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由于提前通知了急救中心自己的车牌号码,当王鸽进入医院大门的时候,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门卫直接放行。

    他下了车,跟陶米一起把病人抱了出来,然后放在了急诊大厅门口的推车上。

    浑身上下都是血的三个人,马上得到了急诊大厅之中所有人的关注。护士们也都凑了过来,把人送进了急诊室。

    “情况都已经说过了,腹部刀伤,出血量比较大,严重的车祸之中可能会有骨折,让你们的大夫,优先关注刀伤吧。”王鸽一边推着车子一边说道。

    急诊室的门一关,红灯亮起,便马上有别的护士过来询问王鸽和陶米的情况。这两个人身上也全都是血迹和灰尘,蓬头垢面的样子看起来比较吓人。

    王鸽头发并不长,但是在爆炸和火焰之中还是烧掉了一点,整个人闻起来有股焦糊的味道。

    “我没事,是路过的,救援过程中身上沾到了血迹,没受伤。”陶米赶紧解释道。“兄弟,你没事吧?”

    王鸽摇头,揉了揉自己的左胳膊,刚才开车那会儿还没觉得胳膊疼痛,现在一想是车辆爆炸的时候,自己摔倒,胳膊肘磕到了地面,只是连皮都没破,估计是个硬伤。关节伸展正常,肯定是没事儿的。“我不要紧,警察呢?”他已经感受到了镇魂牌传来的阵阵凉意,胳膊上的伤痛似乎都好了不少。

    话音刚落,两个身穿制服的民警就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车祸现场过来的吧?是你们报的警?”其中一个民警一看两个人的状态,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上前询问道。

    “是我们报的警,路过的。事故现场有两个人,男的在副驾驶,脑袋掉了半个,估计是没救了。女的是司机,刚才进急诊室的就是她。”陶米转身说道。

    “具体说说,什么情况,为什么要报警。”另外一个警察继续询问。“你身上怎么这么大的酒味,是开车过来的吗?跟现场的车祸有什么关系?”

    警官的脑洞还是大,他甚至怀疑陶米酒驾,引发了车祸,在造成严重后果之后为了躲避法律制裁,编了个什么故事出来呢。要知道喝了酒开车的那帮人,为了躲避惩罚什么瞎话都敢说。

    王鸽深深的出了口气,陶米报警的时候跟那个接线员死活说不清楚,当时情况紧急,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完,现在这两个民警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这个朋友晚上在我家里吃饭,喝了点酒。车是我开的,跟他没关系。我们刚开没多久就碰到了车祸,那辆白色的轿车直接撞上了路边的绿化树木,起火了。后来我们决定救人,把女的救下来之后发现男的死了,在现场又找到了一把匕首。再后来……我观察到女司机的出血量特别巨大,检查了一下外伤,发现了腹部有疑似刀伤的伤口,一共两处,比较深。在车祸发生的那一刻,车上的两个人就没了动静,那个刀伤肯定不是车祸发生以后造成的了,我怀疑车辆失控,跟驾驶员受伤有关。”

    “匕首在哪?”警察问道。

    “车里,跟我们来。”陶米说道。

    一行人来到急诊部大门外面的临时停车位上,这辆宾利轿车让两个民警倒吸一口凉气,有点儿不敢相信。怎么,现在有钱人开始流行救人了吗?

    不过看着这辆宾利车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而且是一辆新车,应该不是交通事故的参与一方。

    王鸽掏出钥匙,打开了车辆的后备箱,在随车的小型急救箱里取出了用塑料袋装好的匕首。

    警察观察了一下,匕首上面的血迹已经完全干掉了。“你们为什么能够确定,那个司机腹部的伤就是它造成的,而不是车祸造成的?”

    “我是把人从驾驶座拉出来的。如果是车祸造成,那驾驶室里面必定有尖锐物品,或者异物就插在驾驶员的腹部。可是驾驶舱里面没有这种东西,安全气囊弹开,对于她也是有保护的。”王鸽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证,还有驾驶证。这三样东西他一直随身携带。

    “我是雅湘附二医院救护车司机,现在是下班状态。”王鸽说道。

    两个民警查看王鸽的证件,马上明白过来。一个救护车司机见多识广,什么样的情况没见过?王鸽所说的话可信度还是很高的。“辛苦你们了!”

    没等几个人把话说完,一个小护士就匆忙急诊部大门口跑出来,对着两个警察喊道,“警察同志,我们蒋主任找你们过去一下……说是有情况要汇报。”

    一行人又赶忙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蒋主任你好……”警察刚一开口,对面那个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的医生就拿出了手机。

    “临时找不到相机,只能用这个取证了,待会儿我会把照片发送给你们,然后删除。”蒋主任年纪大概有五十多岁,说话十分简练,开门见山。

    “经过我们的初步诊断,病人腹部的这两个伤口应该不是在车祸之中造成的。伤口很薄,切口整齐,长度在五厘米左右,应该是被水果刀、匕首之类的东西,直接刺入腹腔,造成了脾脏和肝脏的损伤,失血过多导致昏迷,这是致命伤,还好送来的及时。先前我听说是车祸送来的,在受伤之后剧烈的疼痛也会导致驾驶员操作不当,车辆失控。”蒋主任指着手机屏幕上的伤口说道。屏幕上的伤口已经经过了处理,将周边的血迹清洗干净,因而观察起来十分清晰。

    “而且一个人在开车的过程中,用刀子自己戳自己是不可能的。根据伤口的深浅和受伤程度,我可以推测,刀子是从人的左侧过来的,刀刃朝里,病人伤口右侧的切口要比左侧更加薄,应该是人在开车,双手抬高放在方向盘上,有人用刀子从病人的左侧刺入肋骨下方,导致的受伤。”蒋主任叹了口气,“如果这个人是司机,那么行凶者就坐在副驾驶!”

    “是类似于这样的刀子吗?”民警把塑料袋丢到了桌子上。

    蒋主任推了一把眼镜,看了一眼匕首刀身的宽度和长度,“根据伤口的大小和深度来看,应该是差不多的。上面的血迹你们也可以检测。”

    “看来你的推测是正确的。”警察说完,转过身对王鸽说道。“你们两个都有谁碰过这把刀?”

    陶米和王鸽对视了一眼,对着警察没必要撒谎,“我们都碰过。”

    “回所里录个指纹吧。你们所说的情况我也会记录下来,虽然你们也没看到车里的情况……但毕竟你们也是目击者。不过录指纹不是说你们有嫌疑……痕检的人可能会对这把匕首进行,检测,如果找到了你们的指纹会进行排除。看看上面的其他指纹是否属于副驾驶的那个男的。”这个民警转过身,跟自己的同事商量了一下,两个人决定分工。他带王鸽和陶米回派出所录口供,记录指纹,而另一个民警则是留在医院里,保护女司机,查找身份,同时把蒋主任所发现的东西也记录下来。

    尽管派出所里的民警都没经历过什么大案子,基本的流程还是懂的,他们会向上级报告,寻找刑事部门的人过来介入调查。

    王鸽和陶米无奈,只能配合,不过民警允许他们开自己的车,跟在警车后面去派出所,陶米还有点儿不愿意,这辈子还没坐过警车呢。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民警又接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之后,便马上挂断。

    “身份找到了?”王鸽问道。

    民警本来不想说,可这次事故要不是面前这个救护车司机和他的朋友,说不定女司机命就没了。他们也是好人,“在一切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推荐你们不要接受任何采访,也别透露任何相关的消息,这样对大家都不好。”民警先是说了一个大前提,然后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现场的兄弟又发现,在车里找到了半个被烧焦的包,里面有这个女司机的驾驶证,难找身份证号查找到了他的公司。他们的效率很快,发现她大概晚上七点左右从公司离开下班,开车离开停车场。根据调查,她的同事声称在下班的时候,她会打开网约车软件,开顺风车回家,能赚点油钱。我们没找到她的手机,但是跟网约车平台取得了联系。几分钟前网约车平台给了我们回复,事发当时……那辆车,这个司机,还有她的账号,处于网约顺风车的解答状态,并且是已经接单了,在送乘客去目的地的路上。”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