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搏杀散华宗 二
作者: 激战更新时间:2018-07-24 11:11:02章节字数:4944
    『网→』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论神光,司神九还要在祭魔十之上,虽说失算,闪避攻袭并不难,偏是被那狄冲霄那一声“破”压得心神逆乱,手僵脚滞、六感无灵,连带着神光也无法随心控制,及至悟出是尊神意蚀加以卫御时,寒晶剑已然触背。司神九集蕴所有神光护在雷枪触背那一点上,辅以天地灵源,手中剑同时自腋下反刺,逼狄冲霄分神卫护。司神九断定狄冲霄不过回光反照,只要撑过这一击,就是他的死期。

    狄冲霄早借灵光奇变断出反刺之剑内蕴神光有限志在牵制,不理剑刺,以空着的左手为枪,再展贯星雷殛,左臂幻现千百道黑线,令银光中透现浓黑。

    前一剑既是强袭也是诱袭,以手为枪才是真正杀机所在!

    司神九正全力对抗寒晶剑,虽说还有些余力,可哪敌得过黑神魂助力的七极神光,惨呼声中,护身神光破散。雷光枪贯背而出。神光散分,反刺剑击无以为继,不过划伤外皮。

    狄冲霄收回手,顺势留下三杖灵光莲种,将司神九困封在灵源神技玉露映霞内,闪身退离。

    一杖莲种噬封神光、灵源已是要人命的麻烦事,何况是三杖,呼息间就将司神九的神光、灵源吸噬封禁大半,化做三朵并蒂灵莲,百重百瓣。随着三个灵光莲蓬脱花飞落狄冲霄手中,

    玉露映霞灵技由封变为攻,百重连爆,威势消散后,司神九碎成千百块。

    司神九虽不是狄冲霄对手,可也是圣神中一等一的强手,对上狄冲霄竟然连全力一击的机会都没有,祭魔十诸人看得是心胆俱寒,

    狄冲霄吞下三个灵蓬,灵源灵光与神光就此完全恢复,不仅如止,四重觉醒中的恢复神系更是由圣神六品飞跃至七品。较战前强出一倍。

    司方行跃落地面,护到狄冲霄左侧,笑道:“冲霄弟刚刚真是连小兄也骗到了。呼息间诱杀圣神八品,杀便杀了,竟然还能借敌修行增进神光,越看冲霄弟越是个怪胎。”

    狄冲霄喷了些灵光唾液疗治胸前外伤,回道:“八品强些,但体内的神泪神魂是她人以秘法附增的,强过本有觉醒,强客压主、似强实弱,所以才会有可趁之机。到底是御神羽美,连玉露映霞也无法完全封禁、散解她做过手脚的神泪魔血,不过多少让我探得些小隐秘。相比起来,对面那位教主左卫才是真正麻烦对手,论神光不过圣神一品强些,可即便是我以全力击斩也没能杀了他。司兄,你们怎么也来这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宝地?”

    司方行道:“你不是官神将叫来的帮手?我也糊涂呢,不久前被正叔找到带回来援手,只知道鸣宇卫被人伏袭了。韩兄也是一般。”

    狄冲霄道:“哪啊,前些天从兰芳回来后就四处乱转,结果被万罪老祖堵个正着,只能以空界灵印逃命,结果就掉到双妍这里了。薛家与天之御中大有关联,两边走到一处不稀奇,只是羽美大教主竟然派出司祭长老堂,如此出死力帮手,并不是她的脾性。”

    司方行道:“必然是别有交易。那位教主左卫该是西门奋进吧?就这么看着他拼全了?”

    狄冲霄道:“去了就是上当。轮回魔相拼全碎块哪会这么慢。粪精已然能做到五相合身,金刚魔相有一神技叫魔体残,自身残得越厉害威势越惊人,瞧那满地碎的,我要是过去了,包准就是金刚与飞翼双相相合,飞着撞人,要是再附上天眼魔相牵制扰乱,我就算不死也要没了半条命。教主左卫大人,你面具都没了,不会再否认身份了吧?我说得对么?”

    西门奋进的脑袋浮空而起,呼息间碎块聚拢合身,一丝伤痕也无。西门奋进摇摇手指,阴声道:“本卫只能说这肉身是西门奋进的。本教强者之众,神魂之奇,岂是你这小子能明白的。转魂附身一道,本卫身边的祭魔长老就是个中翘楚。”

    狄冲霄道:“明白明白,羽美大教主不是山白虎,再恶也是要脸皮的,西门奋进要是还活着,她当初亲口许下的死战之约就是放狗屁了。就当你是寄魂夺身的奋进左卫了。”偏身低语司方行传令停战,并知会正伯准备开空界门开溜。

    对方死了一圣神,狄冲霄完全恢复,局势可谓占着绝对优势,司方行闻言一愣怔,随后醒悟过来,跃离传令。

    狄冲霄如今是卫军独一份的八方巡帅,也是神隐长老堂令使,无论实力与身份都在韩元尊与南宫正明之上,诸人听令退后,依旧以巨坑为界,各带下属列阵而站。散华宗莫名得了喘息之机,哪敢追袭,趁势退守,救治伤者。祭魔十与西门奋进迎向新来诸长老,商议是破围回返,还是趁机合力杀掉狄冲霄。

    官双妍、南宫正明、韩元尊来到狄冲霄身前,南宫正明向远处指了指,狄冲霄点点头,南宫正明怪笑一声后耸耸肩。

    韩元尊冷声道:“只是猜测,元尊卫被人伏袭,亲族死伤,尊荣折损,不杀尽散华宗,韩某绝不罢手。”

    狄冲霄道:“若是可以,我岂会放过西门奋进。隐身不出的那位绝无法继续坐看心腹人手折损,而且我的意外出现也打乱了她在计局上的布置与掌控,趁着她犹豫未决的空当停战最是上策,绝不能给她趁乱袭杀的机会。接下来的对战若无人能牵制她,咱们就只有逃命的份。正伯?”

    南宫正明道:“正伯也不清楚长老们的行踪,或许有人盯着那位,或许没人。若依我的意思,照杀不误,那位真要是现身,你去顶着。那是你小子的老情人,下不了杀手的。”

    狄冲霄笑道:“这就是赌命了。赌一回也不错,我也想看看现今与羽美大教主的差距拉近了多少。”

    韩元尊道:“你就这么肯定对方还有后援?”

    狄冲霄道:“一开始我想不通以御神羽美的性子为什么要为薛家的小事亲自劳神,及至看见灵灵被牵制才有所悟。薛家的事麻烦棘手在来援的人过强过弱都不好,所以她便斟酌着派了些圣神长老,这些强者方是她借以立教的真正根本,然而追杀薛家的三卫非同一般,她终究还是担心会惹来神隐长老堂,便在暗跟着。她要护的不是薛家,是苦心积累而来的立教根本。韩兄的心情,我理解,而且就这么退溜,我心底也不舒坦。双妍疯婆娘,你有什么好建议?”

    官双妍眯起眼道:“正好想到一个。你的推断我很认同,若非是有御神羽美这顶尖魔道在暗中布局,单凭散华宗那些人绝无法令我中计将三卫分行。御神羽美生性最为自私,只要折损在忍受限度内,只要不是想护的人死,她便不会现身。散华宗里,除去薛家有限几人,其余的,她定是没心情理。那些个司祭长老就由我、你、韩大神将与灵灵顶着,压着打,伤而不杀,其实杀了也没用,那位祭魔十的魔血神魂是可以抽出死人魂魄与神魂,先行化为土灵兽收存。”

    狄冲霄道:“不错,事后可令魂魄夺体复生,就是我的灵光奇变也无法完全破散复生玄奇,但能令复生之人弱降境界。”

    韩元尊道:“官双妍,你是说,赌一赌三卫撞上不能杀的人之前能杀掉多少散华宗的人。”

    官双妍道:“这不是很有意思么?韩家能收回多少人命债,就看韩家人的眼力与本事了。”

    韩元尊道:“很疯的主意,挑错人逼她现身的那人必死无疑。”

    官双妍道:“我是疯婆娘,不是毒婆娘,那人只是近乎必死,能不能救下那人,就要看咱们怕不怕死。御神羽美很自私,明白了么?”

    狄冲霄笑道:“疯到邪行,我喜欢。就这么定了。等会三卫与神隐就交由司大少统御。”

    韩元尊道:“虽说韩某不屑于借用他人威风,但很想看一看御神羽美怕不怕炎魔使令。”

    狄冲霄道:“韩兄最好别打这主意,御神羽美肯定怕,但有的是法子困封你。正伯,你留下,你必须要尽可能地保有神光。先空狱自封,再开空界门逃溜。”

    南宫正明正有此想,退到一边。

    对面,西门奋进那边刚好也定下心意,皆是决定趁此良机杀了狄冲霄再走。

    两边都有意死战,散花宗的丧胆魔邪们无不心苦,但哪里敢反对天之御中诸长老,放弃营地,聚集所有能动的人手,硬着头皮前攻。薛家族老终是现身。

    狄冲霄长笑前冲,半道消失,再出现时正在天之御中诸长老正中间,眼蕴四重神光,轰出破灵叠震波,千重千叠。灵灵飞速最疾,再一次迎上那两个本没可能挡住它的长老。官双妍手中幻现忘川剑,在两条水龙环护下自右侧攻至;韩元尊自左侧攻至,身前绕着一本镜、十敌镜,各显色彩。

    司方行统御三卫与神隐强者迎向散华宗,沈古二老往来救应。

    狄冲霄独身送上门来,天之御中长老们无不狂喜,分做内外两重,外层全力拖滞。内里西门奋进当先上前,五相合身,以身碎为代价施展魔体残,化去叠震波大半威势,轮回魔相随即发威,碎身重拼。

    若无人牵制,狄冲霄不难收拾西门奋进,眼下只能放过不理,左手寒晶剑,右手树祖木剑,每一斩都是散灵斩、破灵斩,独对祭魔十在内的四长老围攻。

    (=一秒記住网)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激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