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平叛天军至
作者: 幸运的苏拉更新时间:2018-07-24 14:12:33章节字数:3362
    又有几支箭射来,噗嗤噗嗤,分别洞穿了这警戒斥候的胳膊、胸膛和腰部,他扭曲着,企图伸长脖子,对着营盘的方向呼救,或者是告警。

    然则数名白草军士卒一拥而上,很敏捷地将他的口鼻给捂住,而后伸出横刀来,切断了他的喉咙。

    这时浑然不觉的南山党项的数个蕃落,女人和小孩还提着大小皮囊,出来至西南侧的山涧溪流里汲水——这条小河,是周围数十里唯一不会于冬季冻结的。

    “啊!”忽然,林间幽暗的伸出,传出弓弦和弩臂振动的嗡嗡嗡声响,一排排利箭穿出,蹲在河边取水的蕃落妇孺发出惨叫,纷纷被射倒在地,有的尚未立刻毙命,鲜血汩汩流出,浸染了溪水或身下的雪土,在爬动呻唤着。

    咚咚咚,林中白草军随身携带的鼙鼓声突然响起,“平叛的天军至矣!”随着数声虎啸般的声音,白草军射生将朱博居左,沙通居右,各带着五十名挑荡的士兵,手腕缠绕着层层的麻布,将厚重的横刀紧紧束稳当,各个如飞箭般穿过开阔的地带,和惊慌狂奔的牲畜群,守在木栅边尚未反应过来的数名南山党项丁男,刚起身抬眼,就见到凶神恶煞的唐兵向着自己扑来。

    “唐兵来啦......”有的丁男,转身对着营盘内惨嚎起来。

    转瞬横刀就斫在他们的后背,或者脖颈上,连人带帽,残肢坠落,血光错动,便倒毙当场。

    “酬赛,酬赛,哈哈哈哈。”白草军里的党项城傍们,他们最喜欢的节目已经上演,虽则先前的时段呆在兴元府里,过起了安逸的农牧生活,可血液里狂野残忍的基因却未曾消褪,一旦见到血,他们就彻底恢复狂暴——精选出来的白草军射手们,紧涉在朱博和沙通的挑荡队后,不断拉弦射箭,不分任何身份,把触目所及的活人一个接着一个给射杀,简直可以说是应弦而倒。

    很快,两股挑荡兵,一左一右,宛若两把利刃切入南山党项的营地当中。

    居后的白草骡军士兵,大部分人举起团牌,结成盾阵前进,不断用横刀用力敲打,疾呼“天军至矣,叛乱的南山羌、西羌,孑遗不留,杀—杀—杀!”

    尖利的声响,随后在骡军士兵的头顶上传过:一颗颗火毬,拖曳着浓浓的烟尾,刺溜溜旋转着,接着砸入到南山党项蕃落的诸座穹庐当中。

    这些火毬,全是山坡上布置好的“虎踞砲”抛射出来的。

    白草军的骡兵们,除去骑乘及习弩、刀牌外,还有部分人有定砲、拽砲的本领,他们在之前选好了位置后,就悄悄将犏牛或骆驼驮运的虎踞砲从拆卸状态里,灵巧搭建起来,单柱为柱腹立在地上,而后加上砲轴,系上绳索,一人接着半跪在前负责定砲,一人在弹兜边负责装弹,四人拽动砲索,很快就骨碌碌地轮番把火毬给抛了出去,十分迅猛,射石丸可射五十步,而射火毬的话,射程可达百步开外。

    这火毬,不但内里添加了容易爆燃的材料,且制造时用铁杵贯穿当中,落下时铁杵率先戳穿南山党项的皮制穹庐,而后猛烈延烧起来,根本不存在滚落浪费的现象,大大提高了白草军“烧村子”效率,对付这群帐篷聚居的党项族而言,更可谓神器。

    惊慌奔出来的南山党项男女们,仿佛见到了天罚的残酷景象:突入的白草军挑荡们,到处举刀挥砍着首级,自天而降的火矢、火毬,正不断炸起火焰,尽情吞噬着他们安身立命的帐篷,有的火势猛烈燃烧的穹帐里,受伤或来不及逃走的孩童、老人,只能坐在原地,发出绝望而凄厉的叫声,撕心裂肺,最后活活被火焰缠绕......

    少数鼓起勇气的南山党项男丁、妇人们,即举起武器结阵,和突入的唐兵对抗。

    可一旦打起来,他们才察觉,自己的武备和高岳精心培养起来的白草军相差太远。

    在兴元府里,武备的生产制造高岳可是一刻都不能放松,他经常对府中人说,昔日汉军大胜匈奴,原因并不是汉兵体能超过匈奴,而是因汉兵武器锋利先进,铠甲牢固坚实,而匈奴则缺乏锻造冶炼技术,所以出现一个汉兵打五个匈奴兵的现象便不足为奇。

    现在白草军的挑荡兵们,身上有两档甲或扎甲,胳膊上有披膊、箭袖,脖子上围着囤颈甲,头上带着圆盔,手持兴元府铁官锻造出来的长横刀,刀身上都统一有“平陇”的铭文,正可谓披坚执锐,冲锋陷阵起来勇不可挡。

    而南山党项呢?只有少数人得到先前马重英馈赠的甲兵,大部分人和之前高岳镇压的野鸡羌的水准差不多,长武器便是熏黑削尖的硬木头,卫身武器则是铡刀、匕首,远程的武器便是弓箭,连铁簇头都极少。

    故而一旦接战,这群南山党项的男男女女,稀里哗啦地被白草挑荡兵的长刀给削翻砍杀,不是他们没有勇气,然则在强大的技术碾压前,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

    突袭战不到一个时辰,二三里的南山党项营地里,火焰张天,被屠戮的尸体累累地叠在道路、木栅或水坑边,数名酋长领着残余的族人,往杀牛岭北面的地带逃奔着。

    而攻陷营地的白草军唐兵们,似乎也没有追击的兴趣,他们到处牵拉着俘获的牲口、战马和人丁,有的则正不慌不忙地举着火把,沿路点没有烧起来的穹庐,或者在切割首级,像捡菜那般,扔到携带的竹筐里去。

    赶过来的白草监军西门粲,立在匹满是斑点的马上,望着这一切,他是受高岳的委托,来监督往北进剿的一路的。

    “太残忍了。”这时,一道赶过来的兴元府支官苏延看着这惨酷的景象,数个蕃落就这样遭遇灭顶之灾,不由得颤抖着慨叹说。

    “苏博士莫要起妇人之仁,西蕃和这群叛乱党项在盐州做的,可比我们要惨酷得多,不狠狠杀几批,不足以震慑羌胡。”西门粲不以为然,驳斥了苏博士,告诉他就算仁义,那也要干戈作为后盾,接着他对苏延说到,“这里的具体虏获也不要造册了,现在后继的粮饷还没到位,把所得都分赏给将士,有利于鼓舞士气,维系战事。”

    看来,监军西门粲已牢牢和高岳的理念捆绑起来。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幸运的苏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