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者: 泼墨染尘更新时间:2018-08-04 14:22:02章节字数:3480
    “惜柔见过父皇。”华惜柔今天穿得是主调色淡粉色的齐胸襦裙,披着淡黄色半透明的披帛,梳着飞仙髻,脸上只是略是了点淡粉,整个人真跟个小仙女一般,她步子轻巧,待走到吴雅身边,她才听到小声的脚步声。

    “柔儿,你来,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宗景帝换上了慈父脸,所有儿女中他最疼爱的就是华惜柔,华惜柔单纯善良宛如不是在这权谋暗涌的皇宫里长大的,她安静的性格也很讨喜,所以对她很是宠溺。

    “惜柔得了一幅画,觉得甚好,想拿来与父皇共赏。”华惜柔真如她的名字,不仅自带着柔和气场,连声音也是温温柔柔很是好听。

    “拿来吧。”

    得到应允,华惜柔转头招了一下手,立刻有名小宫女拿着画卷走上来,路安接过后小心的在案上打开来。是一幅白莲图,白莲清秀高雅,荷叶碧翠相映,还有两条锦鲤追逐于其间。

    宗景帝脸上没什么表情,不知道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父皇,你觉得如何?”华惜柔已经走近凑到案前。

    “你一向不是喜欢海棠吗?每次给我看的都是各种海棠图,怎的?现在改为喜欢莲花了?”宗景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巧妙的转了话题。

    “海棠惜柔自然是最喜欢的,但是这幅白莲,惜柔觉得与它有缘,第一眼看到就被吸引了。”华惜柔绝美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眼底带着些羞涩的笑意。

    “哦?”宗景帝诧异,恐怕真正吸引她的并不是这画,“这是谁送与你的?”

    “一位友人。”华惜柔微歪头,显得有些俏皮,神情都在说着不会透露。

    “哦?那你这位友人应该年纪善小吧。”宗景帝从看到这画就推断出来应该是个不足十六的少年所做,虽然乍一看感觉很不错,但若细看就能看出其笔墨间透露出的稚气。

    “这画是好几年前他送与我的,他比我虚长一两岁。”

    宗景帝心里了然,华惜柔从小就开始收到各种字画玩物,都是些小子为了讨她欢心四处去搜寻或者自己作的,但是有很多华惜柔虽然收了却从未看过,记得在她十多岁那年,他就曾无意中看到她用来收整这些东西的屋子,当时他问起,她还为他介绍,说这都是别人的心意,不能随意糟蹋,所以她就全收了,但又不能全都去看,每次只看几件,其他的全原封不动放进这屋子里,现在想来,她那装礼物的屋子应该增加好几间了吧。而这幅画估计就是在那屋子里放到现在无意间又被华惜柔发现的。

    “父皇,你还没说这画如何呢?”华惜柔信心满满的眨着漂亮的眼睛看着宗景帝,看起来是等着他一个认同。

    宗景帝又看了画一眼,虽然还略显青涩,但这画确实透着一股干净纯粹,很吸引人,他视线一晃,注意到站得和根柱子似得吴雅,“舜诗,你也来看看。”

    “回皇上,民女不懂字画之美,恐扰了皇上的兴致。”吴雅低着头,很疏远很规矩的回道。

    “无妨,闲聊而已,你也上前来看看吧。”

    吴雅也不敢再坚持,上前看了看那副白莲图。

    “舜诗你觉得如何?”宗景帝慢条斯理的问道。

    “父皇你耍赖,明明是惜柔问的你,你却把问题转给舜诗姐姐。”一旁的华惜柔不乐意了,鼓着小嘴。

    舜诗姐姐?吴雅抬眼看了满脸写着可爱的华惜柔一眼,这么漂亮的妹妹她还真是不敢认。

    “朕只是想听听舜诗的想法,她说完后,朕自会告诉你朕的答案。”宗景帝慢悠悠的说,他还记得她在赏月那天的表现,现在他很想看看脱离了尹玦,她会说出什么。

    “那父皇要保证,父皇说的不能和舜诗姐姐一样。”

    “自然。朕心里早有答案。”宗景帝一点也不在意华惜柔这有点冒犯的说词,在他眼里这就是她天真可爱之处,“舜诗,可有想好?”

    “民女……”知道是推脱不了了,吴雅在心里酝酿,“这莲清雅可人,白得不沾一点污浊,这作画之人还用了大片的留白,让整幅画看上去纯粹但不单调,留白却留意,而且还透出一股圣洁,而下方莲叶的翠,让视觉上更上一个层次,莲叶下戏耍的锦鲤,堪称点睛之笔,让这画活了起来,作画之……”吴雅的视线突然扫到画脚小小的印戳,那印戳已有些模糊,但却不影响看出上面的字,吴雅一愣后垂下眼,继续说道,“作画之人,定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想是他在借画告诉普仁公主,公主如白莲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而……那叶下的这对锦鲤应该是作画人的愿望吧,花如此大的心思,作画人是想告诉公主,他很喜欢你吧,”

    “舜诗……”

    “皇上。”吴雅很无礼的打断了宗景帝的话,一下跪到地上,“民女恐是昨晚受了寒,现在很不舒服,恳请皇上允许民女先退下。”

    宗景帝已经听出她的声音不对劲,但不方便细问,也不追究她的无礼,没为难她,很干脆的应允了她的请求。

    等吴雅离开后,华惜柔惊讶的看着宗景帝,“父皇,舜诗姐姐很不错耶,一幅画居然看出这么多。”

    宗景帝没像往常一样接她的话,而是若有所思的又看了一遍画。

    “哟,这不是受父皇夸奖,很有能力的舜诗妹妹嘛?”说话人阴阳怪气,语气中明显不善。

    哼,真难得,居然会遇上,昨天父皇可是在他面前好好的夸奖了这个慕舜诗,真是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经过上次的事情,她居然还能被父皇青眼有加,真是好手段,不,应该是站在她身后的尹玦真是好手段。

    吴雅对他的话置若未闻,低着头直接就走过了他。

    “喂!太子在和你说话呢!”华熙身后的小太监语气凶恶的冲着只顾往前走的吴雅说道。

    华熙回头瞪了小太监一眼,真是不会看情况的狗奴才,那人身边可还跟着一个伺候在父皇身边的太监呢,这样不加掩饰的蛮横态度若是被报告给父皇,那他定是要被说教一顿了。

    华熙跟上吴雅,见她只是低着头,把表情都藏了起来,一时不太搞得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今天父皇召她入宫定是要赏她啊,那应该是喜笑颜开的才对嘛,怎么会是这么个看着很沮丧的样子?莫非……她又像上次一样不自量力闯祸了,然后惹得父皇勃然大怒把她赶了出来?

    华熙突然有些幸灾乐祸起来,原本以为老三这次想方设法让慕舜诗又重回父皇的视线中,之后肯定会有什么大动静,但没想到,呵呵,这才回到父皇视线中没一会儿就又被踢开了,“喂,你是不是又闯祸了?我告诉你,你完了,父皇是不会允许闯了两次祸的人再出现他眼前的,你要被抛弃了哟。”

    即使华熙再怎么说,语气再怎么夸张,吴雅也没给他一个反应。看来是闯了大祸了,这伤心得头也不敢抬,“认命吧你,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真表妹,但你现在站在老三那边插进来,注定是要完的,你也别挣扎了,找老三拿点银两找个地方好好生活吧,这宫里……”

    “你好烦。”声音有点低,听着像是咬牙切齿说出来。

    “哈?你居然敢说本殿下烦?”华熙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好心当做驴肝肺,他可是难得的在安慰她,为她准确的分析现在的局势。

    “就是烦,叽叽喳喳私自在人家的耳边说个不停,你看不出来我心情不好嘛,因为你这么聒噪,我哭都哭不出来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难受啊。”大概是真的被惹急了,吴雅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华熙,紧皱着眉头,说得一点也不含蓄,感觉下一步就该是双手叉腰做骂街状了。

    “你……你居然敢吼本殿下,你信不信我立刻让你进牢。”华熙也是一副生气样,气鼓鼓的跟个孩子似的,完全没有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种高冷的劲。

    “你信不信我立刻就去找皇上告状。”吴雅不气弱,跟华熙互瞪。

    两人这吵架的样子就跟幼儿园那些小朋友没什么两样。

    两人这动静让路过的太监宫女侍卫不约而同都悄咪咪的投来好奇视线,耳朵都快立起来了,这看起来可是个大话题,多听到几句,在聊起时也能多一点谈资,多一点面子。

    “太子殿下。”华熙身后的太监唤了他一声,提醒道,“还要去皇后娘娘哪呢,”

    华熙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如果去太迟,母后肯定又要说他一顿,说什么太子不能这样什么什么的。抬起头冷哼一声,“今天就暂时放过你,不和你一般见识,下次,哼。”

    然后华熙还特做作的甩了下袖子,才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烦人。”吴雅瞥了他的背影一眼,嘴里嘟囔。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泼墨染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