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古德子爵 下
作者: 鳗鱼桑更新时间:2018-10-17 15:04:03章节字数:5284
    释放压力后,比尔重获耐心,恢复冷静正常。

    继续跟踪,今天是周六,外务部早早下班,古德子爵走出外务部大门时,夜色还未完全降临。

    他没有乘坐马车,在管家接应下,他们步行前往贵族区。

    比尔变装跟在后面,一切照旧,突然身体一震,感到有视线扫来。

    「杀手?」

    瞬间转头,向后方探索,忙碌街道上行人匆匆,被监视感很快消失。

    提高警惕,眼球左右转动,他不确定监视者是谁,威廉姆斯身上的秘密很多,还要慢慢挖掘才行。

    余光盯着古德子爵,他们转过街角,走进巷子。

    加快脚步跟上,只是等比尔转弯走进巷子,深巷里竟空无一人,子爵和管家全部不见踪影。

    「人呢?」

    「他发现我了?」

    ……

    “就是你吗,每天跟踪我的人。”

    声音在身后响起,古德子爵从一栋老楼里走出,缓缓踏着脚步,手里拿着不实用的装饰枪,显得游刃有余。

    管家挡在古德子爵前面,将比尔与子爵隔开,愤怒瞪着比尔,仿佛他对这位贵族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

    比尔后退几步,耸耸肩,表现得人畜无害。

    “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们家老爷?”

    管家皱着眉头,手上同样拿着武器,充满敌意,他的胡子和头发黑白混杂,看来不止服侍过一代古德子爵。

    “勋爵阁下,我……”

    “我就是个小小的报社记者,这是我的记者证。”

    略加思索,比尔取出记者证,管家上前一步检查。

    “先生,我跟踪古德勋爵阁下,就只想发掘点新闻,真的没有任何恶意,虽然感到抱歉,但这是我的工作。”

    摊开双手,比尔突然发现记者这个身份非常好用,不管跟踪谁,都有无耻理由。

    “好了管家,不用激动。”

    “看他年纪轻轻,还只是个孩子,你别吓到他。”

    “被这些愚昧低劣的记者跟踪,我早习惯了。”

    古德子爵展现着贵族的宽容,优雅地收回转轮手枪,变成绅士。

    “……是,老爷。”

    管家只能听从命令,瞪着双眼将记者证还给比尔,依旧挡在古德子爵身前,防止他做出危险举动。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报社上班?”

    “......我叫威廉姆斯.克利夫,是新编社记者。”

    “新编社……”

    “有点印象,我记得你们报社言论还挺激进的,没少骂政府和贵族。”

    古德子爵略加思索,轻松面对这名跟踪者,他身上带着特殊的自恋气息,骄傲得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

    “勋爵阁下,我不太清楚,那些版面不归我负责。”

    “当然,你肯定是负责给娱乐版面提供素材,因为在我身上,永远有数不尽的花边新闻可以挖掘!”

    古德子爵扬起头,面对被抓包的底层记者,他情绪高涨,不吐不快。

    “我知道为什么报社对我感兴趣,因为你们嫉妒我,嫉妒我天生就是贵族。”

    “你们用最低劣的语言诋毁,希望击垮我,让我早日崩溃!”

    “可我还是每天都过着你一辈子都无法想象的生活,你们的报道对我毫无影响,甚至让我声名在外!”

    “知道接下来我要去见谁吗?”

    古德子爵声音轻蔑,比尔摇摇头。

    他不介意贵族自以为是且充满鄙夷的目光,像无知的跳梁小丑,连此刻生死被他人掌握都不知道。

    “当然是美丽纯洁的让娜.米尔小姐!”

    “牧师家庭出身,年仅18岁就站上圆形音乐厅,人们眼中最纯情的姑娘。”

    “跟我一起吗,你可以当面拍下我们的亲昵照,她正愁没机会曝光。”

    比尔再次摇头,这种花边新闻再多,也无法威胁到他。

    这个男人明白自己就是焦点,虽然不满那些报道,但他总能用更多绯闻展示,这些新闻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他一直在玩弄感情边缘游走,似乎从不越界。

    古德子爵和管家高傲离开,比尔心中升起一丝暴躁。

    「明天是周日,看看古德子爵说的被女人缠上这件事有没有利用价值。」

    「还是不痛不痒的信息,就杀了他,让他永远消失!」

    「那就要用其他方法报复那女人了。」

    「哈?」

    「担心什么,方法有很多啊……」

    时间还早,比尔将这几天的拍摄内容送去照相馆,照相馆就在报社楼下,照相馆老板和报社员工非常熟悉。

    胶卷交给照相馆老板,比尔回到砖楼,报酬还未邮到,这让他无法退掉房间。

    ……

    星期日是法定休息日,连平民区都变得热闹起来。

    人们纷纷出来逛街购物,马车在街道上奔跑,没有气氛沉重的工人游行,商店里正进行折扣优惠,玩偶人用搞笑动作,吸引小孩进店玩耍。

    比尔很多天都没看到游行,似乎是警察抓人起到示威效果,社会呈现前所未有的安稳状态。

    古德子爵上午来到他在布里特斯的产业视察,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贵族们也不能仅靠土地获得收入,有头脑的新贵们在多个领域投资,迅速积累财富。

    传统大贵族便更谨慎,在政府严控的产业中赚钱。

    古德家族虽然历史悠久,但古德子爵似乎没有生意头脑,报纸上对他的投资从来都持讥讽态度,而古德子爵便用实际行动证明,他真的没有赚钱天赋。

    不过为了展示古德家族的财力,古德子爵依旧维持奢侈生活,在女人身上一掷千金,从不心疼。

    可钱总有花完那天,在消费水平迅速增长的时代,虽然古德子爵表面维持尊严,随着古德家族的财富越来越少,他的内心开始焦躁。

    所以在科龙.巴克莱将伊莉雅照片摆在面前时,他表现出极大兴趣。

    反正他早就是声名在外的花花公子,只要能拿到巨额嫁妆,即使娶一名身份不匹配的商人之女,他可以对外声称自己被伊莉雅的美貌倾倒,好过经营不善导致破产带来的影响。

    整个上午,古德子爵都在公司视察,周末员工休息,他也只是四处看看,没有对公司发展提出任何建设性意见。

    下午三点左右,古德子爵终于离开公司,管家和车夫在公司门口等候。

    离开中央街区,布里特斯被浓雾笼罩,车夫仔细观察四周,确定没人跟踪后,在平民区街道上拐了几个弯,缓缓驶入一条暗巷。

    他没看到,一排废弃的老房子下,有处影子,格外阴暗庞大。

    比尔缓缓走出阴影,身下影子迅速收缩,变成正常大小。

    他很喜欢这条暗巷。

    “小心翼翼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终于被我找到了吗?”

    “呵呵呵呵......”

    跟踪这件事远比想象中更加乏味,耐心已被消磨殆尽,如果没有那场发泄,他不确定会在哪个瞬间出手。

    比尔隐约感觉自己变得奇怪,但大脑告诉他,他只是被这些磨人的、讨厌的、麻烦的事缠住,才会变得暴躁不安。

    “呼——”

    “保持理智,比尔,你还有很多事要做,买凶杀人者不会让我在街上晃动太久。”

    皮鞋下垫着阴影,脚步很轻,走在狭长暗巷,偶尔有老鼠从角落钻出,慌乱逃跑,像是被惊动那样。

    天色昏暗,乌云被压得很低,一场大雨似乎就要降临,马车在铺满灰尘的小路留下碾过痕迹,将行踪暴露无遗。

    隔着一条暗巷行走,比尔在房子空隙处看到马车停在破旧的木板房对面,车夫打着哈欠。

    管家守在木板房门前等候,房门紧闭,里面隐约传来哭声。

    从西面绕开管家视线,比尔来到木板房一侧,这里弥漫着灰尘味道,破旧的木板房甚至没有玻璃,所有窗户用几块木板交叉钉上。

    甚至不需要影子眼球出马,就可以在木板缝隙中看到一切。

    ......

    “勋爵阁下,您不能让我失去它,这是您的孩子,您真的要这么残忍吗?”

    微弱的光射进木板房,这里有张木板床,女人在哭,古德子爵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嘴里叼着雪茄。

    “玛琳,我不认为这个孩子是我的。”

    “而且你要知道,我不可能娶你,就算孩子是我的,私生子也分不到半点财产,更不可能继承爵位!”

    “法律不承认,没有任何办法。”

    古德子爵眉头紧皱,吐出一团烟雾,玛琳哭得更厉害。

    “勋爵阁下,我从未想过得到名分,我只想让您知道,我有多爱您,想为您生下孩子......”

    “我会尽快给你安排私人医生,等身体修养好以后,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安稳度过余生。”

    话语坚决,古德子爵没有一丝犹豫。

    眼下是他和巴克莱财团联姻的关键时刻,平时和女明星们传出绯闻也就算了,他可以向那个伊莉雅保证,结婚后断绝所有关系。

    要是传出他有私生子,可就是巨大灾难,不单拿不到巴克莱的嫁妆,民众和多管闲事的教会、还有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贵族,都会逼他迎娶这个怀孕女支女。

    鬼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玛琳还在乞求,甚至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

    “不,勋爵阁下,您不能这么做!”

    “求您,杀戮是原罪,你不能剥夺孩子的生命和我爱您的权利,我会疯掉,做出疯狂的事......”

    古德子爵不耐烦地抖腿吸烟,甩开玛琳。

    比尔拿出照相机,镜头贴着木板缝隙,报随凄惨哭声,将女人的无助和肚子,还有古德子爵嫌弃地甩开女人的动作全部拍下。

    他没有继续逗留,这些信息,已经足够让那女人交出保险箱。

    天快黑了,他需要把照片洗出来,去和那女人交涉。

    比尔离开得悄无声息,木板房内还在继续。

    甩开玛琳的手,古德子爵更加急躁,他用了很多办法,这个蠢女人都不同意打掉孩子,他早就失去耐心。

    或许......

    只剩一个办法能让她永远闭嘴?

    古德子爵愈加烦闷,这个想法不止一次在他脑海出现,可现在不是旧社会,贵族也不能随意决定他人生死。

    他每天都在后悔招惹女支女。

    “够了,别哭了!”

    “看你哭成什么样子,要哭滚出去哭,让我安静一会儿!”

    “管家,带她出去冷静!”

    激动地大吼,思绪被哭喊搅得更加混乱,古德子爵猛然起身,管家匆匆打开房门,把玛琳从地上扶起,带出破旧木板房。

    吱呀一声,关上房门后,古德子爵深吸一口气,掏出转轮手枪。

    手掌微微颤抖,他还没有下定决心。

    在管家搀扶下,玛琳抽泣着坐在马车一角,管家鄙夷地看着这种黏上贵族不放的女人,要不是她还在孕期,他绝不管她是死是活。

    回到木板房门口守候,管家小声嘟囔。

    “唉,希望老爷这次和巴克莱的联姻能顺理进行,以老爷现在的名声,也没办法找贵族小姐了。”

    冷风吹过小巷,车夫靠着马车,骤然打了个冷战,拉紧衣领。

    天色更加阴沉晦暗,乌云在天边聚集,仿佛触手可及,大雨还在累积,不知何时倾盆落下,冲刷压抑的城市。

    管家兢兢业业站在风中守候,双腿微麻。

    他掏出铜质怀表,看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六点,老爷已经在木板房里超过半个小时,还未下达任何指令。

    等待时间,好像有些长了,连玛琳都停止哭泣,缓缓向管家走来。

    “管家先生,放我进去吧,让我和勋爵阁下谈最后一次。”

    “我保证,我不会哭了。”

    憔悴的脸经重新画上妆容,玛琳眼中充满绝望与坚定,管家皱着眉头,犹豫要不要让她进去。

    他决定先问问古德子爵,隔门询问。

    “老爷,玛琳想再和您谈谈,她可以进来吗?”

    轻轻敲击房门,管家无论何时何地都保持着对古德子爵的最大尊重,可半天没得到回应。

    “老爷,您是否需要我的帮助,我可以进来吗?”

    管家加大力度敲击,忽然狂风席卷而至,沙石漫天飞舞,迷住他的眼睛。

    用力揉搓眼皮,狂风更加猛烈,掠过阴森空荡的暗巷,管家心中突然升起不安,莫名恐慌充斥神经。

    “老爷,我进来了!”

    他猛然推开房门,房内竟空无一人。

    管家瞪大眼球,愣在原地,突然冲进木板房,仔细寻遍房间每个角落,没有找到古德子爵身影。

    ......

    “我、我明明守在外面,这里没有其他出口,老爷怎么可能不见?”

    “老爷怎么可能失踪!?”

    “车夫!车夫!!”

    疯狂喊来车夫,破败老旧的巷子中,他们冒风沿寻找,拼命呼喊、寻找。

    可古德子爵就像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

    </br>

    </br>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