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庄周梦蝶(二合一)
作者: 半纸情书0更新时间:2018-10-24 16:15:22章节字数:9848
    “这就是传说中的兜率宫?”陈景有些茫然。

    传说兜率宫高居三十三重天离恨天之上,是老君平时炼丹修炼的地方,然而眼前这座宫殿,虽然看起来大气亮堂,可未免显得太过空旷,比之瑶池宫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完全是空荡荡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地面上刻画的巨大八卦阵,有点兜率宫的样子。

    不是说兜率宫中有老君的八卦炼丹炉,以及众多仙丹灵药吗?

    丹炉呢?

    仙丹呢?

    妈蛋,神话传说都是骗人的?

    陈景乐表情蛋疼,不明白主线任务完成,又把自己传送来这,到底有什么含义。

    “嗯,那是什么?”

    陈景乐余光注意到,前面地上似乎有东西。

    走过去,是一张似纸非纸的东西,姑且称之为纸吧,上面有字,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然而就在他弯腰拿起这张纸时,这一刻,这方宇宙中,不少人若有所感,齐齐朝这边望过来。

    翻腾的血海中,一名血色长发的中年道人蓦然睁开双眼。

    “老祖?”身旁一目丑陋,但气息强横的青年面露疑惑。

    血发道人面容沉着,默默推演一番,道:“无事!约束好族人,千年内不得离开血海半步,违者杀无赦!”

    丑陋青年心中一惊,连忙应答:“是,谨遵老祖吩咐!”

    血发道人微微颔首,继续闭目修炼。

    青年悄然退出去,同时命令传布下去。

    …

    一座古朴道观里,同样是一名道人,只是气息相对平和中正,头戴紫金冠,面容温润俊逸,三须长髯轻飘,正端坐于蒲团之上。

    道人似有所察,神色微动,传音换来座下童子。

    “师父?”小童子手持拂尘,躬身行礼。

    道人微微颔首:“明月,为师要闭关千年,在此期间,观内一切由你打理。谨记约束好观内一切生灵,切勿寻衅滋事,护观大阵足以抵挡大罗仙人以下攻击,非生死关头,不准干扰为师修炼!”

    小道童内心一紧,不敢多问:“是,师父!”

    道人点点头:“去吧。”

    小道童躬身退去。

    …

    遥远的西方,一处须弥界中,梵音阵阵,金莲朵朵。

    青灯旁,一老僧有气无力地敲着木鱼,笃笃笃,身旁几个和尚弟子一个比一个奇怪,形骨奇特,胡貌梵相,但若仔细观察,便能发现,这些个和尚皆身心六根清净,无明烦恼断却,显然已了脱生死,证入涅槃,是佛门阿罗汉果位。

    老僧忽然停下敲击木鱼,侧耳倾听,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古佛可是想到什么有趣之事?”身旁一长耳罗汉见状问。

    老僧笑笑,没有回答,而是说一句:“问菩萨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

    众罗汉皆怔,若有所悟。

    …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心生感应,思量过后,该闭关的闭关,该准备的准备。

    大劫,又要来了!

    …

    当陈景乐拿起地上那张纸,目光落到之上,身形蓦然顿住,纸上的玄奥文字忽然化作一个黝黑漩涡,他一时不察,心神瞬间被漩涡吸了进去。

    “要完!”还没来得及怒吼出声,便失去了意识。

    ……

    “糖葫芦诶,卖糖葫芦诶,不甜不要钱!”

    “刚到的胭脂水粉,姑娘们都来看看啦!”

    “大郎烧饼,便宜又好吃!”

    “李家布庄,物美价廉,童叟无欺……”

    随着科举日子日渐接近,京城是愈发热闹,来自五湖四海的学子文人汇聚一堂,共襄盛举。

    陈正灏风尘仆仆地从城外赶来,望着人头攒动的街头,惊叹之余,眼中又满是自信:“十年寒窗苦读,我陈正灏这次定要高中进士,方能衣锦还乡!”

    “借过借过!”推着独轮车的伙计,高声喊道。

    陈正灏光顾着惊叹京城的繁华,没注意到,被独轮车刮蹭得一个趔趄,引得旁人窃笑不已。好不尴尬,赶紧捂脸遁逃。

    这个月来涌入京城的人太多,那些士子往往拖家带口,客栈早已满房,陈正灏只能暂住在一位姑且算得上同乡的叔叔家中,一个由杂物间临时改造而成的小房间。当然,是给了银钱的,不然一般人家,可不会收留不认识的人入住。

    饶是如此,陈正灏还得对这位叔叔千恩万谢,毕竟这种时候,有得住就不错了,哪还有得挑,不少人现在还露宿荒郊野外呢。

    好在科举日期如约而至,来自全国各地的士子纷纷踏入考场。每年这时候,都免不了会有人抱着侥幸心理,夹带小差,然而一经发现,直接剥夺士子身份,贬为庶民,还会沦为坊间邻里笑柄。

    科举分两天进行,每个士子都有一个单独的隔间,这两天吃喝拉撒睡觉休息全在里面。

    拿到试题后,陈正灏认真审题,继而奋笔疾书,将这十年来所学的知识,全部堆砌成答案。

    两天一晃而过,走出考场的那一刻,陈正灏如释重负。

    离放榜有三天空闲时间,其他人要么死心收拾东西回家,坐等明年再战,要么联系同乡结伴四处游玩,吟诗作对寻欢作乐。唯有陈正灏这三天时间哪都没去,就在同乡家中安心等待消息。

    陈正灏有预感,自己这次肯定会高中进士的。

    果不奇然,等到放榜那天,中了,而且还是头榜三甲!

    尽管后面还要殿试,可最差也是榜眼!

    老陈家这回总算是祖坟冒青烟了!

    前来报喜的人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圈,还有很多围观想沾沾才气的街坊。而待到殿试结果出来,陈正灏由于文章写得好,加上相貌出众,直接被钦点为状元,这时想要将这位新科状元抢回去当女婿的几家京城名门望族,更是当街大打出手。

    结果事情闹到圣上面前,圣上当即两手一拍:“朕的九公主年芳二八,相貌秀丽,琴棋书画亦是不差,既然状元郎尚未娶妻,那朕便将九公主嫁与你!”

    这下那几家望族的话事人都傻眼了,一个个顿足捶胸,感觉错过了一块上好美玉。

    而皇帝则偷笑不已,原先还没想到这茬,还好你们提醒了朕,既然都是娶,为何不能娶朕的公主?再说怎么都不能便宜那几个老家伙,自古君权相权互相制衡,他看那几个老家伙不爽很久了。

    唯独陈正灏晕乎乎的,我一个普通书生,这就成状元驸马爷了?

    当然,这种事他自然是愿意的,毕竟自己一个普通书生,能娶到九公主,确实攀了高枝。如果有婚约在身,或者有青梅竹马在家等候,或许他还会拒绝,可惜二者都没有。

    京城人人听说此事,皆津津乐道,状元郎成公主驸马,一跃成为皇家贵胄,前途不可限量,一时传为美谈。

    很快国子监那边便选定了良辰吉日,状元郎与九公主成婚。

    新婚当夜,送走所有宾客,忙活了一整天的陈正灏,摇摇有些发沉的脑袋,回到新房,满怀期待地掀开新娘子的红盖头。

    咦,这张脸,怎么感觉好熟悉?

    陈正灏望着烛光下的新娘子,一股奇怪感觉涌上心头。

    新娘子面对状元郎炽热的目光,一时娇羞不已,不过等了会,好像有点不对劲,抬头看:“夫君,你、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有点晕,可能是刚才喝太多了,没……”话还没说完,陈正灏两眼一黑,栽倒在新床上。

    ……

    ……

    咦,我刚刚不是还在洞房花烛吗?

    醒来的陈正灏睁开眼,望着周围全是和自己一样持兵披甲的士卒,顿时吓了一跳:“我又穿越了?”

    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又”?

    难道我已经穿越过了一次?

    可是,我怎么没什么印象啊?

    洞房花烛夜、洞房花烛夜……谁要洞房花烛夜?我?那洞房之前的那些事呢?

    可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想不起半点东西,唯一还有些模糊印象的,是最后红盖头下那张娇羞的脸,似曾相识。

    她是谁?

    陈正灏茫然。

    “我又是谁?”

    “陈景桓!有你的家书!”

    “到!”他本能回应。

    哦,原来我不叫陈正灏,我叫陈景桓。

    那谁是陈正灏?

    虽然有些奇怪,但他实在想不到其他和陈正灏这个名字有关联的存在,只当是自己做梦的臆想。

    于是,从这一天起,陈景桓便开始了他的从军生涯。

    他识字,像是书生多过士兵,军营里大伙儿谁想要写家书,都会找他帮忙,因此他的人缘也是极好。

    可是和他文绉绉的外表相反,在战场上的他,其实是个悍不畏死的猛人。凭借第一次就在战场上斩获十一名敌人首级的强大实力,他从一个小兵,慢慢晋升为校尉,开始带兵。

    老元帅赏识他,将他提拔为偏将,军中大小会议,皆让他出席。有时他提出的一些建议,也让众人眼前一亮,对这位后起之秀颇为赞叹。智将的名声渐渐流传开来。

    接着陈景桓开始带兵打仗,单独指挥一军,因关外一役设伏大败敌军,俘虏大批异族跟牛羊,替朝廷开疆拓土,被皇帝封为冠军侯,官拜至大将军。

    他成了众人认可的老元帅的接班人。

    再然后……他就被皇帝找个理由赐了毒酒。

    功高震主嘛,这种事不管哪个时代都会有,只是他没想到会落到自己头上。

    可笑,可悲。

    可是仔细一想,你一个手握重权的大将军,不好女色,不贪钱财,不恋高位,你说你想干嘛?

    当毒酒入腹,五脏六腑剧痛之时,他回忆起自己这一生,忽然想不明白,自己这一生,到底为了什么?

    家国天下?功名利禄?

    “仇寇未灭,何以家为!”他曾这样跟老元帅说过。

    就这样,这位年轻的大将军、冠军侯,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短暂而又辉煌的一生。

    ……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大堂上,一位少年当着所有人的面,悲愤而又屈辱地将一纸婚书撕成零落碎片,同时又带着报复快意地将一封书信砸到对面那人身上:“听好了,就算是要退婚,那也是我陈潇焱休了你们家蓝嫣然!”

    对面那人气得脸色铁青:“陈潇焱,你最好认清你现在的身份。区区一个马之力三段的废物,也配和我妹妹结亲?”

    “我陈潇焱虽然不济,可也是信奉君子承诺之人,做不出悔婚这等出尔反尔的事!”少年语气讥讽,眼神扫过一旁脸色漠然的众人,心头更加屈辱。

    若非家中惨遭变故,父母生死不明,自己又练功出了问题,从昔日的天才变成一个只有马之力三段的废物,哪会沦落到今日这种地步!

    更让他愤怒悲哀的是,面对蓝家的咄咄逼人,族内往日那些叔伯,还有曾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小伙伴,现在一个个都作壁上观,表情冷漠,这让他万分心寒。

    果然,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强者为尊啊!

    “等着吧,我陈潇焱定要亲手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少年握紧双拳,咬紧牙关,将这一幕牢牢记在心上。

    “你找死!”蓝家青年再也忍不住,当即想动手将眼前这废物一掌击毙。

    “够了!”这时族长终于发话,语气森然,“陈潇焱再怎么样,也是我陈氏一族的人,还轮不到你蓝家一个后辈在这里猖狂!蓝光明,这就是你蓝家的家教?”

    他看向青年身后一位微胖中年人。

    蓝光明呵呵一笑:“年轻人嘛,火气大点很正常。话已带到,这位陈潇焱公子也做出了决定,那么从今天起,我们蓝嫣然,跟你们陈家再无瓜葛。”

    他深深看了一眼陈潇焱,转身就走。

    那位蓝家青年阴沉着脸,狠狠瞪了陈潇焱一眼,转身跟上。

    族长意味深长地从陈景乐身上扫过,淡然道:“今天的事,严禁外传,如果被我发现谁在外面乱嚼舌根,一律按族规处置!”

    陈潇焱木着脸离开祠堂,身后众人各种嘀咕,不外乎他丢了家族的脸之类的话。

    陈潇焱阴沉着脸回到自己房间,默默掏出一枚古朴戒指。

    “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藏着一个大秘密,自己一年前练功出现的意外,并非偶然,而是因为这枚戒指。现在他解开了戒指的奥秘,有这枚戒指在手,用不着多久,便能重回巅峰水平,甚至更上一层楼!

    入夜。

    陈潇焱正在努力修炼,突然房门被暴力破开,一道黑衣人影冲进来,对着他连刺三剑。对方实力明显比他强大不止一个等级,面对这等强敌,他毫无抵抗之力。

    “马王级高手?!”

    陈潇焱瞪大眼睛,难以置信,捂着心口倒在血泊之中。

    我才刚得到金手指,我还没重新崛起,打脸所有曾经看不起我的人,我还没找回我爹娘,我不能就这样死掉……

    可惜所有的不甘,都随着他的身亡消散于人世。

    陈潇焱死不瞑目,说好的废柴崛起成了空谈。

    “不应该啊……”直到意识消散,他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不按套路出牌。

    ……

    ……

    “我,这是怎么了?”

    陈景乐茫然睁大双眼,望着空荡荡的兜率宫,脚下是八卦图,犹豫两秒,跺了跺脚,嗯,很真实。

    刚才自己好像经历了好多好多事,感受着不同身份带来的各色人生。从出生到死亡,都一一体验过,感觉好神奇。

    是做梦?

    做梦没这么真实吧?

    摸摸心口,诶,还好没有受伤,刚才那个梦真的好真实,自己好像被人捅死了。

    不过,怎么感觉好像真的发生了一样?

    陈景乐有些迷糊,捏捏耳朵,有点疼,现在应该是清醒的。

    那庄周梦蝶,到底是自己梦中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梦醒了变成自己?是真实还是虚幻?

    以他的见识,此刻脑子也免不了一片混乱。

    陈景乐收起所有疑惑,看向手中的纸张,结果一看,顿时头皮发麻。

    “一气化三清?!”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